Load mobile navigation

中国年轻人对动物的态度正在转变

   披萨被称为「世界上最悲伤的北极熊」,被圈养于中国的购物中心。披萨引发了许多人对动物的好奇心,却不知道饲养环境是很不人道的。 PHOTOGRAPH BY BARC

披萨被称为「世界上最悲伤的北极熊」,被圈养于中国的购物中心。披萨引发了许多人对动物的好奇心,却不知道饲养环境是很不人道的。 PHOTOGRAPH BY BARCROFT MEDIA/GETTY

吃狗肉长久以来都是中国的习惯,不过这项习惯已经成为这个国家日渐兴盛的动保运动想要消除的目标──动保运动大多集中在中国沿海城市。 PHOTOGRAPH BY AD

吃狗肉长久以来都是中国的习惯,不过这项习惯已经成为这个国家日渐兴盛的动保运动想要消除的目标──动保运动大多集中在中国沿海城市。 PHOTOGRAPH BY ADAM DEAN, THE NEW YORK TIMES/REDUX

一位渔民挂着大量的鲨鱼鳍等晒干。在中国,由于打击贪腐而禁止在任何官方场合上供应鱼翅汤及其他野生动物食品。 PHOTOGRAPH BY THE YOMIURI S

一位渔民挂着大量的鲨鱼鳍等晒干。在中国,由于打击贪腐而禁止在任何官方场合上供应鱼翅汤及其他野生动物食品。 PHOTOGRAPH BY THE YOMIURI SHIMBUN, AP

象牙雕刻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但政府准备在2017年底之前禁止国内的象牙交易。 PHOTOGRAPH BY BRENT STIRTON, GETTY/NATIO

象牙雕刻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但政府准备在2017年底之前禁止国内的象牙交易。 PHOTOGRAPH BY BRENT STIRTON, GETTY/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一对母女在素食嘉年华会上摆姿势拍照,两个男生打扮成鲨鱼推广素食鱼翅汤。中国年轻一代对动物福祉的观念和保育意识愈来愈高。 PHOTOGRAPH BY ALEX H

一对母女在素食嘉年华会上摆姿势拍照,两个男生打扮成鲨鱼推广素食鱼翅汤。中国年轻一代对动物福祉的观念和保育意识愈来愈高。 PHOTOGRAPH BY ALEX HOFFORD, EPA/REDUX

参观宠物展的民众用婴儿车推着一只贵宾犬逛街。一度被视为狂犬病带原者的宠物狗在中国日渐普及,间接鼓励中国民众更加了解宠物和野生动物的保护议题。 PHOTOGRAP

参观宠物展的民众用婴儿车推着一只贵宾犬逛街。一度被视为狂犬病带原者的宠物狗在中国日渐普及,间接鼓励中国民众更加了解宠物和野生动物的保护议题。 PHOTOGRAPH BY JEROME FAVRE, EPA/REDUX

(36500365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网站(撰文:Rachael Bale 编译:陈军名):日益增加的动保意识和城市居民对狗重新展现的喜爱,正在改变他们对象牙和其他野生动物产品的态度。

2014年8月3日晚上,一辆载满装了数百只狗的肮脏笼子的卡车,在中国京哈高速公路上行驶,目的地是东北方的吉林,吉林是中国主要的狗肉市场之一。

反对食用狗肉的人发现了这辆卡车,并开始用手机直播它的位置,不久后大约有30人在高速公路上紧追在后,而当地的警方很快就把司机拦下来。吃狗肉不违法,但没有卫生证明而载运它们是违法的──而这名司机所载运的400只狗中,只有110只具有文件证明。 (后来纽约时报还披露文件是伪造的。)

然而司机却没有放弃这批狗,于是开始谈判。有更多的自愿者现身来救助这些狗,他们开始给狗食物、水和药物。同时其他自愿者在前往救援的路上还发现另外四辆载狗的卡车,自愿者围堵那些卡车阻止他们离开,直到当局派人抵达现场。

最后当天共有超过2400只狗被救出,数以千计的人从中国各地前来帮狗寻找庇护所,有些家庭甚至找回先前被偷走的宠物犬。短短几天内,除了30只狗之外,其余都已找到收养人家。

中国在新闻中的形象往往是助长动物剥削和动物及其部位非法交易的角色,从狗肉到虎骨、熊胆和鱼翅都有。其中象牙要属最大宗──每年有大约3万只大象在非洲被猎杀,主要是为满足中国对象牙的需求,在这里,象牙会被雕刻成精致的艺术品、珠宝和小饰品。

但同时也愈来愈常听到这类对动物(无论是宠物或野生动物)展现同情心的故事,像是这次狗的救援。这次在中国将狗从送往屠宰场的途中抢救下来的故事,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但却是历年来最大规模的行动之一。中国的动物保护倡导者和非营利组织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终结动物屠杀。

「这次的救援行动实在是太棒了!」美国休士顿大学城中校区(University of Houston-Downtown)教授兼国际人道协会(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中国政策专家李坚强说:「在韩国根本不会出现这样的新闻,」因为狗肉可能比在中国还要更受欢迎。

蓬勃发展的动保运动

在谈及保护动物时,中国很容易就被视为坏人。但实际上,中国也是动物保护运动迅速成长且蓬勃发展的国家,其中包含了提倡动物福祉和致力打击野生动物盗猎与交易。

李坚强说,中国在1992年只有一个注册的动保组织参加由国际人道协会与另一个非营利组织亚洲动物基金会(Animals Asia)召开的年度论坛。到了2006年,中国的动保组织开始慢慢增加。现在,根据李坚强的说法,至少有200个注册的动保团体在倡导动物福祉和保护野生动物──这还不算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数百个动物庇护所和救援机构。

彭蔚芬是其中一个动物救援机构──北京新天地国际动物医院(ICVS)──的创办人,这是中国第一个符合国际标准的动物医疗机构。 2002年她的猫Boo Boo因为健康问题,让她发现中国农业大学的兽医院是全北京唯一一家动物医院,而该医院甚至没有足够的资源可以为她的猫做适当的医疗处置。那次的恐慌促使她成立了兽医院。

「当时令人挺绝望的。」彭蔚芬说:「作为一只宠物饲主,在ICVS开业之前,我们没有医疗资源,我们也没有任何选择。」现在,她估计北京大约有400家动物医院和诊所,她说这样的动物医院数量要服务北京地区2200万居民还不足够,但是比起一间都没有还是好太多了。

根据李坚强和其他人描述,这些改变是由中国沿海大都市的年轻一代所促成的。 「由于生活水准提高,人们不再迷恋餐桌上的美食。」李坚强说。加上更多国际媒体的报导,让他们将注意力转移到新的问题上,例如:动物保护。

另一个促成改变的因素是什么?对财富的新定义。李坚强说:「老一辈的人坚信象牙是最高身分地位的象征。」而中国字『象牙』,字面上的意思是大象的牙齿,因此导致许多人错误地相信,象牙可以从大象口中取走而不会对大象造成伤害。非营利组织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于2007年在中国进行了民调,发现有70%的受测者并不知道要将大象杀害后,才能取得象牙。

中国的年轻人比较有可能了解要取得象牙得先杀死大象,这样的认知会减少他们想要购买的欲望。

「有些[中国]人相信财富的彰显是根据他们所拥有的东西及衣着来表现。」李坚强说:「但是年轻世代有愈来愈多人不再用物质来定义财富。」

另一个时代转变的象征是:中国决定关闭国内的象牙市场,一般认为这是世界上最大的象牙市场,并且在很大的程度上导致非洲大象盗猎的猖獗。

「这是令人兴奋的消息。」北京爱它动物保护公益基金秘书长张小海说,但他认为禁止国内象牙交易的决定是一个特例,比较是政治考量而不是为了遏止大象的盗猎。

同样地,打击贪腐也有助于促进改变。例如,鲨鱼鱼翅的销售量近年来下降了70%。鱼翅汤通常是政府官员宴客的奢侈品,这个惯例近来受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反贪腐运动而有所减少。为了满足中国对鱼翅汤的需求,每年有多达1亿只鲨鱼被捕杀,其中还有一些是受威胁或濒临绝种的鲨鱼。反贪腐活动也影响了燕窝汤和其他野生动物食品的销售。

教育「小帝王与小皇后们」

李坚强和彭蔚芬都强调,年轻世代将会改变人们该如何对待和保护动物。以传统中医药的角度来看:许多老一辈的中国人会使用野生动物身体部位做成的中药来治疗疾病,从关节炎、发烧到溃疡都有。彭蔚芬回忆当年她搬到中国时,她的父亲要求她带虎骨酒回来,一般相信这种万灵药可以为人们注入活力。

「现在我们开始发现有证据指出这些药材──例如熊胆汁、虎骨、象牙屑、穿山甲鳞片──没有真正的疗效。而且已经有其他的产品可以提供一样的效果。」彭蔚芬说:「很多这些中药的迷思深深根植于传统文化,需要好几个世代的努力才能被改变。」

中国的孩子也在学校学习到更多关于动物照护、野生动物和保育的相关知识。彭蔚芬说由于中国的一胎化政策,父母经常顺从他们的孩子。这些孩子有时被称为「小皇帝」和「小皇后」,因为他们可以让父母听从他们的意见。

「尤其是当他们是小皇帝和小皇后时,就会对整个家庭产生很大的影响。如果奶奶和爷爷说:『我们要在农历新年喝鱼翅汤,』孩子会说:『但是鲨鱼是濒危动物,我们不应该吃鱼翅。』」彭蔚芬说:「如果那个孩子开始抗议,你最好相信整个家族都会让步。因为孩子是中国家庭的重心,他们握有巨大的影响力。」

一旦人们了解到盗猎者如何猎杀大象并砍下象牙,那么他们就会「痛苦地意识到」买卖象牙在大象数量减少的问题中所扮演的角色,并改变他们对象牙的态度。

留下更多狗以及对所有动物的爱

中国城市的宠物饲养数量增加,似乎也是促进改变的主要原因。直到近代中国都还没有养宠物犬的习惯。彭蔚芬说,从1966到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期间,不能为人提供服务的动物不受欢迎,因为它们会消耗掉宝贵的食物资源。文革时期对资产阶级的仇视更推波助澜──没有什么,她补充说:「比拥有一只玩赏用的小狗更能代表资产阶级了。」

1976年以后,随着中国摆脱文革,人民对狗的观感更进一步恶化。从1980到1990年一场在中国流行的狂犬病,造成大约5万人死亡,这些人几乎都是被狗感染的。当时没有给狗或人用的疫苗,医院也束手无策。北京当局因此禁止宠物犬的饲养。

直到1993年禁令取消之后,狗的名声才逐渐恢复。彭蔚芬回忆当时都要早起到外面去遛狗,和北京第一批宠物狗的饲主聊天,因为政府规定只能在早上7点以前或晚上7点以后才能上街遛狗。

「刚解禁时,我第一次看到五只哈巴狗在路上散步──就好像看到一只恐龙!」她说。但时代正在快速变化,现在北京有五星级的友善宠物旅馆,许多餐厅会为狗准备饮用水,很多狗主人在网路社群中组成友善狗狗团体一起活动,像是一起牵狗在长城散步。

这种彻底的变化不仅解释为何愈来愈多中国人反对吃狗肉,而且也是民众开始用不一样的眼光看待野生动物的部分原因。

「这是引导民众关注动物保护议题的最前线。」彭蔚芬说。

「日益增加的宠物饲主数量,代表着愈来愈多人会为保护动物发声。」张小海说。对养宠物有正向感受和经验的人,愈有可能对所有的宠物或野生动物产生同情心。 「但是爱护动物的人不一定有着正确的态度,有时爱护动物所导致的极端行为,也可能产生负面影响。」

极端行为的案例近在咫尺。北极熊披萨被关在广州购物中心的狭窄室内围场里,多年来日复一日地娱乐前来购物的民众。这或许也能解释为何中国有愈来愈多的海洋公园和虎鲸育种中心,然而其他许多国家却正在减少和关闭这类机构。

香港海豚保护学会(Hong Kong Dolphin Conservation Society)会长郑家泰在3月时向《国家地理》杂志表示:「现今还是有许多中国人对于观赏圈养动物这个概念很感兴趣。」

「人类很自然地对动物会有好奇心,并想学习更多相关知识。」彭蔚芬说:「我们必须为以研究和教育为目的所圈养的动物找到平衡点,提供它们足够的活动空间和营养、适当的饮食。」

张小海不像彭蔚芬对中国保育观念提升的速度抱有很大的希望,但他注意到民众已经开始转变。

「几个星期前我去紫禁城参观时,我看到一对巨大的象牙正在展出。」他说:「一对年轻的夫妇也看到了,当时听到女生说:『多么残忍阿!』当下我就知道其实我并不孤单。」




上一篇 下一篇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