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大一学生在西藏发现中生代“韩国鸟”足迹化石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大一学生在西藏发现中生代“韩国鸟”足迹化石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大一学生在西藏发现中生代“韩国鸟”足迹化石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大一学生在西藏发现中生代“韩国鸟”足迹化石

(36500365uux.cn报道)据新浪科技:2017年12月29日,中美古生物学者宣称他们在西藏首次发现了鸟类足迹化石,这意味着在白垩纪晚期,发现区的古环境与如今大相径庭,大量水鸟曾活动在淡水湖泊周遭。

化石的研究者,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邢立达副教授,丑春永硕士生,美国科罗拉多大学足迹博物馆馆长马丁·洛克利(Martin G。 Lockley)教授等在本期出版的《地质学报》(英文版)撰文描述了这批足迹标本。

在距今2亿多年前的三叠纪时期,青藏高原今天所处的地区还是一片汪洋大海。喜马拉雅山脉分布着三叠纪的海相灰岩,20世纪70年代青藏高原第一次综合科学考察中,古生物学家在此发现了喜马拉雅鱼龙和珠峰中国旋齿鲨的化石。至侏罗-白垩纪时期,我国西藏东南部的部分地区逐渐脱离海洋环境,在昌都盆地形成了与当时四川盆地相似的淡水湖泊,恐龙等动物生活在湖岸边,如在芒康发现的拉乌拉芒康龙和酋龙等。但是,在随后的白垩纪中,西藏的脊椎动物化石记录几近为零,在过去几年中,古生学家陆续进入西藏考察,但所获不多。

2017年7月底,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的大一学子陈星儒以及另外四名学生,在陈宝国教授的指导下,在西藏昌都丁青县进行社会实践。一日,队员央金卓嘎在丁青县一处山坡,意外发现了一块满是虫迹的砂岩,上面的奇怪凹坑吸引了大伙的注意,“难道是恐龙的足迹?”陈星儒告诉记者,“我听过一些恐龙的讲座,知道在中生代地层较为容易找到这些动物的足迹,遗憾的是,当地没有找到更多。”

回校后,陈星儒和徐焓天找到了该校研究恐龙足迹的邢立达副教授请求鉴定。“这不是动物的足迹呢”,邢立达很快就否定了,“应该是一些沉积的构造”。正当学生们失望之余,邢立达眼前一亮,就在“足迹”的旁边,有两个非常不起眼的三趾型印迹。“那是典型的鸟类足迹,只是大家都被旁边很深的大‘足迹’吸引,没有留意到而已。”他回忆道。

经过细致的研究,这些鸟类足迹可以归属到韩国鸟足迹(Koreanaornis)。韩国鸟足迹最初发现于韩国咸安郡,是一类非常典型的中生代鸟类足迹,化石表面还有很多无脊椎动物的潜穴,很可能是蠕虫等动物留下的。韩国鸟足迹属于鸻鹬类足迹,鸻鹬类在英文中被称为Shorebirds,直译为滨鸟类,这些鸟类中最大的不过体长70厘米,体重400余克,因此也称之为小型涉禽。它们的共同特征是,大部分时间栖息于各种湿地,典型栖息地包括滩涂、盐场、淡水湖、咸水湖、湿润的田地和草地的浅滩部分,主要以软体动物和节肢动物为食,一般跗跖部和喙较细长,便于其在湿地活动和觅食,绝大多数种类有迁徙习性。

这些有大一学子发现的韩国鸟足迹,是昌都地区,乃至西藏在白垩纪存在过古鸟类的首个确凿证据,这在古生物地理分布,古环境复原等方面都有着重要的意义!论文作者之一,权威恐龙足迹学者洛克利教授告诉记者。

相关报道:大一学生在西藏发现鸟类足迹化石 属首个确凿证据

(36500365uux.cn报道)据新京报(王俊):12月29日,中美古生物学者宣称他们在西藏首次发现了鸟类足迹化石,这是首个能证明在白垩纪晚期,大量水鸟曾活动在淡水湖泊周遭的证据。据了解,这是块化石是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的大一学生在西藏进行社会实践时偶然发现的。

过去几年中,古生学家陆续进入西藏考察,但所获不多,白垩纪西藏的脊椎动物化石记录几近为零。2017年7月底,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的大一学生在西藏昌都丁青县进行社会实践,偶然在一处山坡发现了一块满是虫迹的砂岩。

回校后,学生找到了研究恐龙足迹的邢立达副教授请求鉴定,邢立达发现化石上有两个非常不起眼的三趾型印迹。“那是典型的鸟类足迹。”邢立达表示。

经过细致的研究,这些鸟类足迹可以归属到韩国鸟足迹。“韩国鸟足迹,是昌都地区,乃至西藏在白垩纪存在过古鸟类的首个确凿证据,这在古生物地理分布,古环境复原等方面都有着重要的意义。”论文作者之一,权威恐龙足迹学者洛克利教授说。

化石的研究者,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邢立达副教授,丑春永硕士生,美国科罗拉多大学足迹博物馆馆长马丁·洛克利(Martin G。 Lockley)教授等在本期出版的《地质学报》(英文版)撰文描述了这批足迹标本。

相关报道:西藏首现鸟类足迹化石

(36500365uux.cn报道)据新华社北京12月29日电(屈婷 曹鹏远):中美古生物学者29日宣布在西藏首次发现了鸟类足迹化石。这是西藏在白垩纪存在过古鸟类的首个确凿证据。

这块化石是中国地质大学一年级新生陈星儒和四名同学在西藏昌都丁青县进行社会实践活动时意外发现的。

这是一块布满虫迹的砂岩,经过细致的鉴定研究,砂岩上两个微小的三趾型印迹被确认是中生代鸟类“韩国鸟”的足迹。

化石研究者中国地质大学邢立达副教授、丑春永硕士生、美国科罗拉多大学足迹博物馆馆长马丁·洛克利教授等在本期出版的《地质学报》(英文版)上撰文描述了这批足迹标本。

研究表明,在白垩纪晚期,化石发现区的古环境与今天迥然不同,大量水鸟曾在这里的淡水湖泊周围活动。

“韩国鸟”大部分时间栖息于各种湿地,主要以软体动物和节肢动物为食。“韩国鸟”足迹最初发现于韩国咸安郡,是一类非常典型的中生代鸟类足迹,这些鸟类中最大的不过体长70厘米,体重400余克。

在距今2亿多年前的三叠纪时期,青藏高原今天所处的地区还是一片汪洋大海。喜马拉雅山脉分布着三叠纪的海相灰岩,保存有喜马拉雅鱼龙和珠峰中国旋齿鲨的化石。

大约在侏罗-白垩纪时期,中国西藏东南部的部分地区逐渐脱离海洋环境,在昌都盆地形成了与当时四川盆地相似的淡水湖泊。当时有恐龙生活在湖岸边,如在芒康发现的拉乌拉芒康龙和酋龙等。但是,在随后的白垩纪中,西藏的脊椎动物化石记录几近为零。过去几年中,古生学家陆续进入西藏考察,却所获不多。

马丁·洛克利教授表示,意外发现的“韩国鸟”足迹化石是昌都地区乃至西藏在白垩纪存在过古鸟类的首个确凿证据,这在古生物地理分布、古环境复原等方面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相关报道:白垩纪晚期古鸟!西藏首次发现鸟类足迹化石

(36500365uux.cn报道)中美古生物学者周五(29日)公布,他们在西藏首次发现了鸟类足迹化石。据了解,这是首个能证明在白垩纪晚期,大量水鸟曾活动在淡水湖泊周遭的证据。而该块化石是来自北京的中国地质大学大一学生,在西藏昌都丁青县进行校外实习时意外发现,而相关发现已于最新一期出版的《地质学报》中发表。

过去数年,古生学家陆续进入西藏考察,但所获不多,白垩纪西藏的脊椎动物化石纪录几近为零。直到今年7月底,中国地质大学的大一学生陈星儒以及另外四名学生,在教授陈宝国的指导下,到丁青县进行实习。

有一天,队员央金卓嘎在当地一处山坡,偶然发现一块满是虫迹的砂岩,由于上面有奇怪的凹坑,引起大家的疑惑:“难道是恐龙的足迹?”回校后,陈星儒等人找到研究恐龙足迹的副教授邢立达请求鉴定,邢发现化石上有两个非常不起眼的三趾型印迹。他说:“那是典型的鸟类足迹,只是大家都被旁边很深的大‘足迹’吸引,没有留意到而已。”

经研究发现,该些鸟类足迹可归属到韩国鸟足迹(Koreanaornis)。韩国鸟足迹最初发现于南韩咸安郡,是一类非常典型的中生代鸟类足迹,化石表面还有很多无脊椎动物的潜穴,很可能是蠕虫等动物留下的。

化石研究者、中国地质大学副教授邢立达、硕士生丑春永、美国科罗拉多大学足迹博物馆馆长马丁·洛克利(Martin Lockley)教授等人,已在本期出版的《地质学报》撰文描述该批足迹标本。

论文作者之一、权威恐龙足迹学者洛克利说:“这些有大一学子发现的韩国鸟足迹,是昌都地区,乃至西藏在白垩纪存在过古鸟类的首个确凿证据,这在古生物地理分布,古环境复原等方面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上一篇 下一篇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