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尼泊尔最后已知的跳舞懒熊获得解放

站在饲主身边的兰吉拉(Rangeela)是两只获救的懒熊之一。站在饲主身边,饲主紧抓着穿过懒熊口鼻部的铁链。多年来,兰吉拉被迫在人群前跳舞。 PHOTOGRAP

站在饲主身边的兰吉拉(Rangeela)是两只获救的懒熊之一。站在饲主身边,饲主紧抓着穿过懒熊口鼻部的铁链。多年来,兰吉拉被迫在人群前跳舞。 PHOTOGRAPH BY NEIL D'CRUZE, WORLD ANIMAL PROTECTION

另一只获救的懒熊斯里德薇(Sridevi),它在尼泊尔南部警察局外趴在三名饲主旁边。这两只熊可能都在小时候被从野外偷捕来,被以痛苦的方式训练到顺服。 PHOTO

另一只获救的懒熊斯里德薇(Sridevi),它在尼泊尔南部警察局外趴在三名饲主旁边。这两只熊可能都在小时候被从野外偷捕来,被以痛苦的方式训练到顺服。 PHOTOGRAPH BY NEIL D'CRUZE, WORLD ANIMAL PROTECTION

凌晨3点的警局里,兰吉拉被绑在长凳上,饲主们坐在它身后。饲主「经历多种情绪,」目击救援的尼尔.德克鲁兹(Neil D’Cruze)说。 「从震惊、否认、愤怒、恐

凌晨3点的警局里,兰吉拉被绑在长凳上,饲主们坐在它身后。饲主「经历多种情绪,」目击救援的尼尔.德克鲁兹(Neil D’Cruze)说。 「从震惊、否认、愤怒、恐惧到哭着配合。」PHOTOGRAPH BY NEIL D'CRUZE, WORLD ANIMAL PROTECTION

警局内,兰吉拉的饲主站在绑住它吻部的系绳上。兰吉拉和斯里德薇的牙齿都被移除,这在跳舞熊身上很常见。懒熊在野外捕食白蚁。这两只熊都靠米和牛奶维生。 PHOTOGR

警局内,兰吉拉的饲主站在绑住它吻部的系绳上。兰吉拉和斯里德薇的牙齿都被移除,这在跳舞熊身上很常见。懒熊在野外捕食白蚁。这两只熊都靠米和牛奶维生。 PHOTOGRAPH BY NEIL D'CRUZE, WORLD ANIMAL PROTECTION

一条绳索穿过斯里德薇的吻部。跳舞熊大约八个月大的时候,驯兽师以烧热的铁棒穿过它们口鼻部的皮肤与软骨。接着穿进铁链或绳索,让驯兽师可以控制熊。 PHOTOGRAP

一条绳索穿过斯里德薇的吻部。跳舞熊大约八个月大的时候,驯兽师以烧热的铁棒穿过它们口鼻部的皮肤与软骨。接着穿进铁链或绳索,让驯兽师可以控制熊。 PHOTOGRAPH BY NEIL D'CRUZE, WORLD ANIMAL PROTECTION

(36500365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Rachael Bale 编译:石颐珊):尼泊尔最后已知的跳舞熊获得救援,殴打、训练以致屈从,这两只懒熊(sloth bear)大约已经演出超过十年。驱熊跳舞的长久传统因其残忍而被耻笑,现在即将在尼泊尔终结。

最近尼泊尔的执法单位在尼泊尔珍古德教育及保育协会(Jane Goodall Institute Nepal)和以伦敦为据点的非营利组织世界动物保护协会(World Animal Protection)协助下,从驯兽师手中没收两只名叫兰吉拉(Rangeela)和斯里德薇(Sridevi)的懒熊,驯兽师穆罕默德.萨尔曼(Mohammad Salman)和默罕默德.莫塔兹(Mohammad Momtaz)来自传统上以街头表演维生的半游牧涅特(Nat)社群。

「身在现场协助救援尼泊尔最后已知的跳舞熊感觉很不真实,」尼尔.德克鲁兹(Neil D’Cruze)说,他是世界动物保护协会的全球野生动物顾问。

「我们知道兰吉拉和斯里德薇自从被从野外偷来,且口鼻被热铁棒刺穿以后,就活在痛苦的囚禁之中。」

根据世界动物保护协会,中世纪欧洲和亚洲流行训练各种熊为付费的观众跳舞,这种表演直到20世纪晚期还常见于东欧和亚洲。

由于各动保团体齐心致力于救援跳舞熊并且协助饲主另觅新生计,这种表演逐步迈向终结。

包含阿尔巴尼亚、保加利亚、希腊、印度、塞尔维亚、土耳其,以及现在尼泊尔在内的国家据信已经不再有跳舞熊,但巴基斯坦依然有这种表演。

「悲伤的现实是,世界上还有更多野生动物为了娱乐人类而受苦,」尼泊尔珍古德教育及保育协会执行长玛诺吉.高坦(Manoj Gautam)说。 「不过至少对这两只懒熊来说,幸福结局终于近在眼前。」

其他组织也赞赏这次救援。 「最近这次救援行动和2017年几乎所有的跳舞熊救援相似,其重要性在于这种藏在文化帷幕之后的残忍动物利用已经不再被当代社会接受,」克莱儿.拉法兰斯(Claire LaFrance)说,她是非营利组织「美国四爪」(Four Paws U.S.)的公关主任,该组织也曾在多个国家协助终结跳舞熊习俗。 「像印度、尼泊尔与越南这些持续奋力争取现代化以及国际重视的国家,必须断绝此类为利益而剥削动物的落后行为。」

训练跳舞熊

尼泊尔跳舞熊的来源往往来自野外在盗捕并在黑市贩售的个体。有时候被抓的是小熊——熊妈妈被杀来取熊胆或熊掌,用来做成昂贵的熊掌汤或传统药方。

小熊通常备受压迫且被以残忍的方法训练。熊鼻上被穿洞,串上绳索或铁环以便控制熊。有时候熊的犬齿被拔掉或者锉平,爪子也被移除以防饲主受伤。

懒熊具有攻击性,德克鲁兹说,因此强迫懒熊服从的过程中经常会以棍棒打熊,造成精神创伤。

「人持续以恐惧、痛苦和攻击来对待这些熊,」高坦说。

熊一旦经过训练,就被带上街表演赚钱。

「跳舞熊,以及其他被养来供人自拍或养在餐厅附近吸引游客的熊,都蒙受极大痛苦,」来自「美国四爪」的拉法兰斯说道。 「在我们关注被囚禁大型动物的经验中,我们看到私人养殖者通常欠缺技术与知识,无法提供像熊这样复杂动物符合该物种需求的环境。」

救援行动

德克鲁兹和高坦已经追踪这两只熊和它们的饲主超过一年,只待时机发起救援。原先的计划是接近饲主并说服他们交出熊。但是当高坦和德克鲁兹抵达目标最后已知地点的边境小镇时,已经人去楼空。

「后来我们运气很好」,高坦说。 「现场有一队警察使用高科技追踪饲主的电话号码。」

警方在尼泊尔东南部的伊哈巴里镇(Iharbari)没收了懒熊,并且逮捕四名饲主,将他们送到当地警局。据目击逮捕过程与后续发展的高坦所言,涉案四人不会被罚款或被正式拘捕,但是收到严正警告。

两头熊都受到精神创伤,但是考量到它们多年来只以牛奶和米为食,还算是健康无虞。

「你可以清楚看到它们表现出心理创伤后的刻板行为(stereotypical behavior)。它们吸吮自己的脚掌,从长凳跳上跳下,」高坦说。

它们的牙齿被拔除,这在跳舞熊很常见,不过它们的爪子依然完好。

两头熊现在正等待被移交,可能会送去印度的一处保护区。在等待期间,它们住在尼泊尔的国家公园内——两名前饲主被雇来暂时照顾它们。

终结跳舞熊的一个环节是提供营生机会给经营表演的人——这也是暂时雇用两名前饲主的原因。

前饲主「确实了解这个行业气数将尽,」高坦宣称。

据高坦所言,这些人也签署了法律文件,内文写明如果他们再次被抓到养熊,将遭受更加严厉的惩罚。




上一篇 下一篇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