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西班牙发现世界上最早壁画 由尼安德特人所绘

科学家在西班牙一处洞穴中发现这幅由红色水平与垂直线组合成的梯状图。这幅作品绘于超过6万4000年前,这表示作者是尼安德特人。 PHOTOGRAPH BY P.

科学家在西班牙一处洞穴中发现这幅由红色水平与垂直线组合成的梯状图。这幅作品绘于超过6万4000年前,这表示作者是尼安德特人。 PHOTOGRAPH BY P. SAURA

近看西班牙洞穴墙面上的红色梯状图。 PHOTOGRAPH BY C.D STANDISH, A.W.G. PIKE AND D.L. HOFFMANN

近看西班牙洞穴墙面上的红色梯状图。 PHOTOGRAPH BY C.D STANDISH, A.W.G. PIKE AND D.L. HOFFMANN

壁画的复制图显示梯状图旁边还画有动物与其他符号。目前不清楚这些图样年代是否相同,或是稍晚才画上去的。 PHOTOGRAPH BY BREUIL ET AL

壁画的复制图显示梯状图旁边还画有动物与其他符号。目前不清楚这些图样年代是否相同,或是稍晚才画上去的。 PHOTOGRAPH BY BREUIL ET AL

西班牙另一处洞穴墙上以手印出的图案,这些手印的年代至少有6万6000年以上,强烈暗示创作者是尼安德特人。 PHOTOGRAPH BY H. COLLADO

西班牙另一处洞穴墙上以手印出的图案,这些手印的年代至少有6万6000年以上,强烈暗示创作者是尼安德特人。 PHOTOGRAPH BY H. COLLADO

(36500365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Michael Greshko 编译:石颐珊):发现世上最早壁画,由尼安德特人所绘,该发现显示,尼安德特人和现代人具备同样的认知能力。

早在毕卡索之前,古代艺术家就已经在现今的西班牙进行创作,他们混合颜料,将贝壳雕成珠饰,并且在洞穴里画壁画。这有什么稀奇?这些艺术创作者可能是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

这些6万5000年前的壁画和贝珠是首批被定年在尼安德特人时代的艺术作品,其中包括目前发现最早的洞穴艺术。在两篇在2月下旬刊于《科学》(Science)和《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期刊的新研究中,学者说明这些艺术作品的年代早于现代智人(Homo sapiens)抵达欧洲的时间,所以创作者一定另有其人。

研究人员在三个散落于西班牙境内的洞穴中找到超过一打年代早于6万5000年前的壁画样本。他们还在西班牙东南部名为燕子洞(Cueva de los Aviones)的洞穴中找到有至少11万5000年历史的有孔贝珠和颜料。

「燕子洞的发现是目前所知全世界最古老的个人饰品,」研究共同作者乔欧.齐利欧(João Zilhão)说,他是巴塞隆纳大学(University of Barcelona)的考古学家。 「他们比非洲大陆上相似的物件要早了2至4万年。而且他们出自尼安德特人之手。我还需要多说吗?」

作者论证,虽然尼安德特人在通俗文化中背负愚笨形象,但是他们其实和智人(Homo sapiens)有同等的认知能力。如果作者的论点成立,这些发现意味着创作象征艺术所需的聪明才智可能可以追溯到大约50万年前智人和尼安德特人的共同先祖。

「尼安德特人显示出和智人相同的文化能力(cultural competence),」约翰.霍克斯(John Hawks)说,他是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古人类学家。 「他们不是蠢笨的野人,他们看得出来是人类。」霍克斯并没有参与这项研究。

头脑不简单

1856年,石灰岩矿厂的工人在德国尼安德河谷(Neander Valley)发现看似畸形的人类骨头。当时的科学家很快做出结论,这副粗眉厚胸的骨架属于一个独特的人族物种:尼安德特人(Homo neanderthalensis)。

当时人们认为尼安德特人四肢发达却头脑简单,甚至有科学家建议将他们归类为「蠢人」(Homo stupidus)物种。不过自1950年代以来,尼安德特人如猩猩的刻板印象已被学者抛弃。他们会仔细埋葬死者、雕刻石器,也会使用药用植物。

基因证据也显示尼安德特人和现代人混种:现代欧洲人和亚洲人大约有2%DNA来自尼安德特人。

然而有些学者不太愿意认同尼安德特人能创作象征艺术。根据当时证据,早期欧洲艺术似乎直到4万至5万年前一波智人大规模迁入以后才兴盛。

其他研究也让事情变得更复杂。科学家在法国发现尼安德特人于4万3000年前制作的珠宝。在一处西班牙洞穴中,古老壁画旁散落年代相近的木炭。但是这些遗址的年代都没有明显早于智人抵达欧洲的时间,因此为另一种推论开了后门:尼安德特人只是在模仿这些更有文化的新邻居。

「如果你找来100个具有代表性的考古学家,问他们尼安德特人会不会在洞穴里画壁画,90个会说不会,」研究共同作者亚里斯泰尔.派克(Alistair Pike)说,他是南安普敦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的考古学家。

「元」来如此

为了证明尼安德特人是艺术家,研究人员需要在欧洲找到远早于5万年前的艺术作品。因缘巧合之下,派克和齐利欧在2003年遇上马克斯.普朗克演化人类学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Evolutionary Anthropology)专事矿物定年的学者德克.霍夫曼(Dirk Hoffmann),由此开始脑力激荡如何进行研究。

霍夫曼的研究仰赖一项事实:放射性铀元素会溶解于水,但钍元素不会。当水渗透土壤进入洞穴,水中的铀会被困在矿物层中,并以可预期的速率衰变为钍。由于科学家确知矿物层没有其他钍来源,测量矿物中铀和钍的相对含量就能揭露它们的年纪,由此可知岩石下方壁画的年代。

霍夫曼只需要一粒米大小的岩石就可以进行测量。但是取得样本可是件大工程,得在无价艺术品旁仅只几公厘的地方动用解剖刀。

「稍有差错,就可能削掉几片岩墙上保存了数万年的颜料,」两篇研究的第一作者霍夫曼说。 「刚开始着手时会被这样强烈的感受淹没。」

研究人员发现这三个壁画洞穴中有些覆盖壁画的矿物层至少有6万4800年久,意即画作本身最少也有这么老。然而,燕子洞中发现的贝壳和颜料上覆盖的矿物层少说有11万5000年之久——比齐利欧在2010年的研究中估算同样物件的结论还要老了两倍以上。

总之,这些洞穴发现「显示尼安德特人作画的行为不只局限在单一时间范围……这些壁画绝非由一群异常聪明,却未留下后嗣的尼安德特人所创作,」派克说。 「这些行为完全可以和同时期智人在非洲做的事相比较。」

近亲

有鉴于这两支血脉具备相同的艺术技能,研究者甚至探问尼安德特人是否确实自成一个物种,或者其实是现代人一支孤立的欧洲分支。

「结论必然是尼安德特人在认知能力上(与智人)无所差异,而且尼安德特人和智人二分的区别因而无效,」齐利欧论述。 「尼安德特人也是智人。」

然而其他专家认为须谨慎。定义古代艺术深富挑战性——衡量古代艺术家的心智与文化复杂度更是困难重重,玛格丽特.康奇(Margaret Conkey)说道,她是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荣誉退休教授,也是史前洞穴艺术的权威。为了提出更多说服力,她说,接下来必须聚焦将定年与图像和尼安德特人的参与做出精确连结,其他西班牙境内洞穴系统也有发现尼安德特人的遗迹。

「单有定年就等同于尼安德特人在场吗?」她问道。「我毫不怀疑尼安德特人可能有能力使用像赭石或木炭这样的材料来绘制标记甚至图像,但是眼前摆着考古学的寻常挑战:比对确认多线趋同的证据。」

派克和其他人一样惊讶于未来研究有待探索的途径之多:「我们才画出了冰山一角。这个研究够我们做一辈子了。」




上一篇 下一篇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