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生长在日本沼泽边的毛毡苔会窃取那些受邻近植物开花所吸引而来的昆虫

毛毡苔展开那满覆黏液腺如触手般的叶子。 PHOTOGRAPH BY JONI NIEMELÄ

毛毡苔展开那满覆黏液腺如触手般的叶子。 PHOTOGRAPH BY JONI NIEMELÄ

毛毡苔属(Drosera)又称茅膏菜属,是肉食植物中最大的属。 PHOTOGRAPH BY JONI NIEMELÄ

毛毡苔属(Drosera)又称茅膏菜属,是肉食植物中最大的属。 PHOTOGRAPH BY JONI NIEMELÄ

毛毡苔叶子上黏呼呼的物质有助于吸引与捕捉昆虫为食。 PHOTOGRAPH BY JONI NIEMELÄ

毛毡苔叶子上黏呼呼的物质有助于吸引与捕捉昆虫为食。 PHOTOGRAPH BY JONI NIEMELÄ

日本科学家新的研究发现,有些毛毡苔不靠黏液,反而窃取那些受邻近其他植物开花吸引而来的昆虫。 PHOTOGRAPH BY JONI NIEMELÄ

日本科学家新的研究发现,有些毛毡苔不靠黏液,反而窃取那些受邻近其他植物开花吸引而来的昆虫。 PHOTOGRAPH BY JONI NIEMELÄ

相同研究团队也发现东海小毛毡苔的花对碰触有闭合反应。 PHOTOGRAPH BY KAZUKI TAGAWA

相同研究团队也发现东海小毛毡苔的花对碰触有闭合反应。 PHOTOGRAPH BY KAZUKI TAGAWA

毛毡苔花的闭合运动可能是用来保护重要的生殖部位免于天敌啃食,例如毛毡苔羽蛾。 PHOTOGRAPH BY KAZUKI TAGAWA

毛毡苔花的闭合运动可能是用来保护重要的生殖部位免于天敌啃食,例如毛毡苔羽蛾。 PHOTOGRAPH BY KAZUKI TAGAWA

东海小毛毡苔的花在碰触下闭合的系列影像。 PHOTOGRAPH BY KAZUKI TAGAWA

东海小毛毡苔的花在碰触下闭合的系列影像。 PHOTOGRAPH BY KAZUKI TAGAWA

(36500365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SANDRINE CEURSTEMONT 编译:曾柏谚):偷走邻居虫虫的肉食植物,生长在日本沼泽边的毛毡苔远比想像中更狡猾。

一株正津津有味地享用着新鲜昆虫大餐的毛毡苔没什么稀奇,毕竟肉食植物正是藉由肉类来补充贫脊的土地所缺乏的养分闻名。

不过这背后可能还存在某些狡猾的行为。根据日本福冈市九州大学的田川和树(Kazuki Tagawa)与同事的研究,有些生长在日本沼泽边的毛毡苔,会窃取那些受邻近植物开花所吸引而来的昆虫。

这看起来是个偷窃寄生现象(kleptoparasitism)的案例,意思是从其他物种身上取得食物,但没有回报。例如军舰鸟会夺取红脚鲣鸟所捕到的鱼。然而,这种现象过去只在动物身上发现过。

「就我们所知,先前从未观察到这种现象。」田川说;他们的团队将这次发现发表在《生态研究》期刊上。

授粉难题

研究人员调查了长叶毛毡苔(Drosera makinoi)与丰明毛毡苔(Drosera toyoakensis)这两种毛毡苔如何吸引猎物。他们观察毛毡苔本身与周遭其他植物开花时,花在吸引猎物中扮演什么角色;并比较移除毛毡苔的花或者邻近植物的花时,毛毡苔所捕获的昆虫数目。

出乎意料的是,毛毡苔所能捕获的猎物数量,取决于周遭非肉食植物是否处于花期。这很诡异,因为非肉食植物并不会受益于和毛毡苔的合作,并且反而投入资源在自身的花朵上,最终却只能看着潜在的授粉者成为毛毡苔的猎物。

由于肉食植物同样仰赖昆虫完成繁殖,因此吃掉昆虫并非永远都是上策。许多肉食植物演化出不同机制来放过他们的授粉者一马,举例来说,捕虫夹只在花期过后才发挥作用。不过在此次研究中所观察的毛毡苔,是靠自花授粉来产生种子。

田川说道:「对它们而言,把授粉者吃掉来补充营养会是较好的选择。」

田川与他的团队打算进一步追踪,毛毡苔吃掉授粉者是否对周遭植物产生负面影响。

英国罗浮堡大学(Loughborough University)的琼妮.库克(Joni Cook)也研究毛毡苔的饮食习惯,对于肉食植物是否能藉由窃取行为获得营养价值更高的猎物很感兴趣。若真是如此,毛毡苔的生存或许会受到极端天气与暖化的影响,因为这两者可能会降低邻近植物吸引到的授粉者数量。

库克说:「这种植物必须适应这些改变,否则〔气候变迁〕可能会导致它们灭绝。」

毛毡苔花的意外能力

尽管如此,毛毡苔看似有些拿手的生存把戏。另外,田川和他的团队最近也发现,某些毛毡苔的花对碰触有闭合反应。

「我们从未听闻有植物在碰触之下会快速闭合它的花。」田川在拿着毛毡苔花梗拍照时注意到这个行为。

其他有触发运动的植物据知都是会闭合它们的叶子,而当某些植物的花有闭合运动时,一般是对环境因素如低温或湿度上升有所反应。这些情境代表着下雨或降雪,都有可能伤害到花内脆弱的器官。

毛毡苔似乎采取这种策略来保护自己免于天敌侵害,特别是毛毡苔羽蛾(Buckleria parvulus)。根据团队发表在《植物物种生物学》期刊的研究中指出,东海小毛毡苔(Drosera tokaiensis)与小毛毡苔(Drosera spatulate)的花瓣,在茎、花萼或者闭合的花受到镊子挤压后约二到十分钟之内,便会折叠起来。

通常毛毡苔羽蛾在吃掉花之前会先啃食毛毡苔的果实,因此田川猜想花闭合的速度或许快到足以防范毛毡苔羽蛾攻击花朵内部重要的生殖器官。在未来的实验中,研究团队会更加详细地检视花的闭合运动。

田川说:「关闭花的代价显而易见,这同时也关闭了授粉者访花的机会。」然而就如同偷虫子的毛毡苔一般,如果有了自花授粉这招,也许这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呢。




上一篇 下一篇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