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直翅目研究》:首次发现野生螳螂(亚洲巨斧螳螂)捕食鱼类(孔雀鱼)

《直翅目研究》:首次发现野生螳螂(亚洲巨斧螳螂)捕食鱼类(孔雀鱼)

《直翅目研究》:首次发现野生螳螂(亚洲巨斧螳螂)捕食鱼类(孔雀鱼)

《直翅目研究》:首次发现野生螳螂(亚洲巨斧螳螂)捕食鱼类(孔雀鱼)

《直翅目研究》:首次发现野生螳螂(亚洲巨斧螳螂)捕食鱼类(孔雀鱼)

《直翅目研究》:首次发现野生螳螂(亚洲巨斧螳螂)捕食鱼类(孔雀鱼)

《直翅目研究》:首次发现野生螳螂(亚洲巨斧螳螂)捕食鱼类(孔雀鱼)

《直翅目研究》:首次发现野生螳螂(亚洲巨斧螳螂)捕食鱼类(孔雀鱼)

(36500365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JAKE BUEHLER 编译:曾柏谚):人们已知螳螂能捉鸟来吃,但这是人们首次在野外目击捕捉鱼类也难不倒它。

我们知道,像蜂鸟这般大的动物也会成为螳螂那神出鬼没、布满棘刺前肢下的盘中飧;但现在,甚至连鱼类也难逃它们「致命的拥抱」。

9月20日,一份新观察到的资料发表在期刊《直翅目研究》(Orthoptera Research)上,描述了一只野生螳螂猎食孔雀鱼的过程,它将这些小鱼拽出水中并大快朵颐一番──这种行为从未在野外螳螂身上见过。

螳螂可说是最有野心的昆虫掠食者,它们有时会捕获并吞下体型相对巨大的猎物,例如青蛙、老鼠与蜥蜴等等。按这个说法,吃「鱼」这件事倒也不是那么夸张。

尽管科学家知道螳螂的视觉如何运作,但仍然对它们的视力好到能看进水中并捕到鱼感到惊讶。这项发现同时也暗示,螳螂或许拥有复杂学习的能力。

本研究的主要作者是意大利布伦塔运河博物馆(Musei del Canal di Brenta)的昆虫学家罗伯托.巴蒂斯顿(Roberto Battiston),他提到尽管人们很容易在YouTube上找到螳螂大啖水族槽中的饲料鱼的影片,但其实它们是被不自然地凑在一起的。像这种故意让豢养的螳螂与鱼近距离接触,进而诱发猎食反应的行为,与许多人故意将螳螂与狼蛛、蝎子放在一个密闭空间,让它们上演「打斗」的戏码并无二致。

逮个正着

巴蒂斯顿最初是在他的保育人士朋友,也是本篇研究的共同作者尼耶克.曼纽厄夫(Niyak Manjunath)寄给他一张雄亚洲巨斧螳螂正在吃鱼的相片时,才意识到这只螳螂会捕鱼。

而在印度卡纳塔克邦,另一位保育人士拉杰什.蒲蒂斯汪(Rajesh Puttaswamaiah)则在他的屋顶花园里,拍到一只正在他的人工水池捕捉孔雀鱼的螳螂。

巴蒂斯顿说他的共同作者持续监视着池边,想看看那只螳螂会不会继续挑其他鱼下手。结果出乎意料,螳螂不断回来找寻更多鱼来捕食。

一只螳螂对人类无害,但对蝗虫来说可就致命了。而螳螂补「蝗」,也要注意着自己的天敌正在背后虎视眈眈!

巴蒂斯顿说:「螳螂不只回来一次,而是五个晚上。就像是一只在农场偷鸡的狐狸。」

这只螳螂会踩着浮在水中的睡莲走到池子中央,将水芙蓉的叶子作为他的抓鱼平台。它会耐心等待某只孔雀鱼悠游到水面附近,然后猛然将它致命的前肢伸入水中,电光石火之间便将战利品擒来。

靠着这套功夫,这只螳螂在两天之内击杀并吃掉了九只孔雀鱼。

「视」不可挡

这项发现之所以如此令人意外,不仅仅是因为螳螂的菜单选择,而是因为捕鱼对螳螂的视觉来说是项特别的挑战。螳螂的眼睛适合在白天锁定猎物,但这九只孔雀鱼却全都是在灰暗的光线下甚至漆黑的夜间中所捕获。再加上巴蒂斯顿称之为「视觉屏障」的水体障碍,这只虫子能成功捕到鱼实在令人佩服。

不过巴蒂斯顿认为,他或许知道螳螂是如何搜查到它的受害者。

「螳螂眼睛的运作机制与我们不同,」巴蒂斯顿说:「他们辨别动态的能力更胜于判断形状或颜色。而孔雀鱼大大的尾巴在游泳时就像是飘扬的旗帜,或许在螳螂看来就像眼前有只蹦蹦跳跳的古怪虫子。」

虽然并未参与此次研究,不过专攻螳螂视觉的新堡大学神经科学家珍妮.立德(Jenny Read)为这只螳螂能看到这一切感到惊艳。

她说:「我从未料到在夜间一只水下的鱼,能有足够的对比度吸引螳螂注意,甚至引起它的攻击行为。」

聪明的镰刀手?

论文作者们推测,该螳螂反覆回来捕鱼,可能暗示在螳螂身上有着先前不被认同的学习能力。这只螳螂可能记得所有在水池中大量且易于捕获的猎物,并利用这份资讯激发出了九次夜间行动。

同样未参与此次研究的克利夫兰自然史博物馆(Clevelan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昆虫学家加文.斯文森(Gavin Svenson)说,我们不可能得知这只螳螂的动机,但他也并未排除有复杂的认知流程在背后运作。

「大家都认为昆虫是简单、不能违背本能的生物,但实际上它们有能力做出极其复杂的行为。」斯文森说。

然而,同样未参与此次研究,东北伊利诺伊大学专精于螳螂感官的神经生物学家弗雷德里克.普雷特(Frederick Prete),却没有被螳螂「学会」捕鱼的说法说服,也不认为螳螂将鱼视为猎物很不寻常。

普雷特表示:「如果猎物符合某些特定的视觉标准,那么小型脊椎动物本来就是螳螂伙食的一部分。」

但不论如何,起码可以将螳螂纳入像蝙蝠或蜘蛛这类,令人讶异它们会捕鱼的陆生动物啦。

有鉴于只有一只螳螂的纪录,目前尚未明了这样的行为有多普遍。而斯文森与立德都认同当务之急,是查明其他个体或它种螳螂,在实验室或野外条件下是否也会捕鱼。

对斯文森而言有件事倒是无庸置疑,这些优雅的掠食者还有更多令人赞叹、快如闪电的秘密武器:「我相信我们才仅仅是初窥一角呢。」




上一篇 下一篇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