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为什么这张“终极鲨鱼照片”会爆红?

当摄影师汤姆.帕斯查克(Tom Peschak)的底片只剩下最后几张时,他终于捕捉到他一直等待的照片:一条大白鲨在研究人员特雷.斯诺(Trey Snow)的独木

当摄影师汤姆.帕斯查克(Tom Peschak)的底片只剩下最后几张时,他终于捕捉到他一直等待的照片:一条大白鲨在研究人员特雷.斯诺(Trey Snow)的独木舟后方浮出水面。帕斯查克说:「不是科学家在追踪鲨鱼,而是鲨鱼在追踪科学家。」PHOTOGRAPH BY THOMAS P. PESCHAK

一卷已冲洗的幻灯片显示拍摄那张鲨鱼照片的时刻,摄影师汤姆.帕斯查克将那张照片称为「终极鲨鱼科学家照片」。 PHOTOGRAPH BY THOMAS P. PES

一卷已冲洗的幻灯片显示拍摄那张鲨鱼照片的时刻,摄影师汤姆.帕斯查克将那张照片称为「终极鲨鱼科学家照片」。 PHOTOGRAPH BY THOMAS P. PESCHAK

(36500365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Alexa Keefe 摄影:Thomas P. Peschak 编译:涂玮瑛):一位摄影师拍了一张开启职业生涯的照片,然后情况就失去控制了。

2017年飓风哈维(Hurricane Harvey)肆虐期间,推特(Twitter)上贴了一张照片,显示一条鲨鱼游到淹水的休士顿街头--这张照片被转推了数千次。大约在当时,《国家地理》摄影师汤玛斯.帕斯查克收到一封写着「猜猜看谁回来了?」的电子邮件。

帕斯查克对照片中那条大白鲨非常熟悉。他在15年前跟着科学家特雷.斯诺去南非外海乘坐一艘亮黄色独木舟,拍到了那条大白鲨。自那时起,人们开始修图,将那条鲨鱼加进照片中,伪造出恐怖的场景。

就如同许多吸引我们注意的照片,帕斯查克原本的鲨鱼照片是结合聪慧、耐心与缘分的成果。

大白鲨信托基金会(White Shark Trust)的海洋科学家麦可.肖尔(Michael Scholl)在2003年曾通知帕斯查克,南非最南端的海岸线有异常大量的鲨鱼正在巡游。

帕斯查克与斯诺两人乘坐一艘研究船,试图追踪那些鲨鱼,但发现引擎噪音会改变鲨鱼的行为。然后帕斯查克有个主意。他当时刚买了一艘海洋独木舟,对鱼类的干扰较少。为什么不试着乘坐独木舟来追踪它们呢?

他说:「因为那是我出的笨主意,所以我得先尝试看看。」

天时地利

结果成功了。 「因为独木舟上安装了GPS追踪器,所以我们能追踪鲨鱼到浅水区,并观察它们的自然行为。」帕斯查克说:「只要我们开始观察,我体内的摄影魂就再次苏醒了。」

接着他花了几个月待在研究船上,等待海面平静时再次出动独木舟。

那天终于来临时,帕斯查克已经准备好了。肖尔在「鲨鱼湾」(南非语为Haaibaai)附近追踪鲨鱼时,帕斯查克正在船的瞭望台,待在适合拍摄的位置上耐心观察。

拍到的镜头不错,但他不满意。

「然后我们拍到这条大胆的鲨鱼,游到独木舟后方,并迅速上浮。」他说:「我的底片只剩下五六张。」鲨鱼的背鳍突出水面时,独木舟上的科学家往后看,然后帕斯查克就按下快门了。

「不是科学家在追踪鲨鱼,而是鲨鱼在追踪科学家,这是更吸引人的地方。有时最棒的照片并不是我们原本计画好的。」

超人气的鲨鱼

这张照片首先发表在南非的报刊杂志上,立即引起大众的共鸣。

「发表后24小时内,我的网站有10万名访客,这样的人数在2003年代表非常热门。」他大笑说:「我没有预料到有人会觉得这是假照片。」

造假理论在线上论坛四处蔓延,评论者从分析阴影角度等一切细节,到比较鲨鱼两侧的涟漪以确定它是否为复制影像。

众人的关注最终既是诅咒也是祝福。

这张照片让帕斯查克以摄影师身分闻名,但并没有让人们大开眼界,了解鲨鱼有多么惊人,当时所有人讨论的都是照片是否太过惊人,不可能是真的。

他说:「我有一阵子出席媒体访问时,会带着原始幻灯片作为证据。」

这样讽刺的事并没有结束,数年后这条鲨鱼开始出现在网路上各个角落--2011年飓风艾琳(Hurricane Irene)侵袭时,它被冲入波多黎各一个城镇的街头;一座水族馆爆炸后,它游过科威特的一座室内商场;它还在休士顿人心中引起恐慌。

以飓风哈维肆虐期间的假照片为例,通知帕斯查克的就是他线上社群的粉丝。帕斯查克说,每次他们发现一张新的假照片,「他们都比我还愤怒」。




上一篇 下一篇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