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不产蝌蚪的奇怪“角囊蛙”野外消失十年后再度现身

角囊蛙(Gastrotheca cornuta)是夜行性两生类,栖息在保存完好的热带雨林树冠层。由于栖地流失,它们愈来愈难以继续生活在厄瓜多西部,而栖地流失的主

角囊蛙(Gastrotheca cornuta)是夜行性两生类,栖息在保存完好的热带雨林树冠层。由于栖地流失,它们愈来愈难以继续生活在厄瓜多西部,而栖地流失的主因是油棕种植、伐木及采矿。 PHOTOGRAPH BY FRANK PICHARDO, TROPICAL HERPING

自2005年起,角囊蛙就未在厄瓜多被人发现,直到2018年为止。它的角状「眉毛」,以及利用身上的囊携带蛙卵使后代跳过蝌蚪阶段的能力,都让它十分不寻常。 PHOT

自2005年起,角囊蛙就未在厄瓜多被人发现,直到2018年为止。它的角状「眉毛」,以及利用身上的囊携带蛙卵使后代跳过蝌蚪阶段的能力,都让它十分不寻常。 PHOTOGRAPH BY SEBASTIAN DI DOMENICO, TROPICAL HERPING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与世界银行于2006年发布的一份报告,厄瓜多的森林砍伐率在全世界排名第九,是南美洲排名最高的国家。厄瓜多也是拉丁美洲第二大油棕生产国,在全球排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与世界银行于2006年发布的一份报告,厄瓜多的森林砍伐率在全世界排名第九,是南美洲排名最高的国家。厄瓜多也是拉丁美洲第二大油棕生产国,在全球排名第七。 PHOTOGRAPH BY LUCAS BUSTAMANTE, TROPICAL HERPING

厄瓜多西部的热带雨林属于查科地区,具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在这些云雾下,该区拥有至少25%的全球植物多样性,还有只在当地栖息的动物物种。 PHOTOGRAPH B

厄瓜多西部的热带雨林属于查科地区,具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在这些云雾下,该区拥有至少25%的全球植物多样性,还有只在当地栖息的动物物种。 PHOTOGRAPH BY LUCAS BUSTAMANTE, TROPICAL HERPING

(36500365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Jennifer S. Holland 编译:涂玮瑛):这种在背上孵育蛙卵的奇怪蛙种,在消失超过十年后又再度被发现。

神秘且濒危的角囊蛙已有超过十年未被发现,如今重新出现在厄瓜多的一处森林里,让生物学家欣喜不已。

这种蛙的外表相当引人注目:它的眼睛上方有角状皮瓣,还有金色虹膜。但这种夜行性树栖动物最为人所知的是奇异的繁殖方式,会让人想起袋鼠的繁殖。蛙卵在母蛙背上的囊中发育,孵出时为发育完整的幼蛙,而非蝌蚪。

一群生物学家发现了这种蛙,当时他们正在探索厄瓜多西部查科地区(Chocó region)的一处偏远区域,就在科塔卡奇卡牙帕斯(Cotacachi-Cayapas)生态保留区外面。这些生物学家来自保育与生态旅游团体「热带两栖爬虫探索者」(Tropical Herping),他们听到不认识的蛙鸣,并将手电筒转向棕榈叶上。

他们最后循着那只动物的闪亮眼睛找到蛙鸣的来源,并认出它正是角囊蛙(Gastrotheca cornuta)。团队成员赛巴斯汀.迪.多明尼哥(Sebastian Di Domenico)说:「我们兴奋得开始蹦蹦跳跳。」他们当时能抓到四只角囊蛙,包括一只怀孕母蛙,显示在这处罕见的健康森林中,有稳定的角囊蛙族群存在。

厄瓜多以丰富的两生类生物多样性而闻名,至少589个物种生活在该国国界内(每年尚有新物种的发现报告),且45%的物种为特有种,代表这些物种不会出现在其他地方。

然而,这些动物岌岌可危,因为根据联合国粮食暨农业组织的资料,该国滥伐森林的比例为南美洲最高,每年失去大约2%的森林(在该国南部更接近3%)。如今厄瓜多是拉丁美洲第二大棕榈油输出国,商业投资也正在扩张,如农业、道路、油棕、可可树及香蕉栽培、钻井及采矿活动。

路易斯.克洛马(Luis Coloma)说:「找到像角囊蛙这样稀有或原以为灭绝的蛙类,令人惊讶又备受鼓舞。」他主持位于基多的两生类研究与保育组织「詹巴图中心」(Centro Jambatu)。他强调,至少有其他五种厄瓜多的囊蛙「已经有超过30年没有人看见了」。

他说:「气候变迁与致死性蛙壶菌等病原体,造成相对较新又非常危险的威胁,加上既有的栖地流失等危机,而这些角囊蛙从中幸存下来。」但他补充说,它们持续幸存的机率却难有定数。

保护措施

厄瓜多有相对健全的联邦保留区体系,理论上能保护至少20%的土地区域免于滥伐森林及发展的破坏。但保育人士说,执法可能比较松懈,而且伐木活动仍持续在保留区外围进行。为了应对这种状况,一些在查科地区运作的组织目前正在购买保留区边界外的土地,在遭砍伐的地区重新种树,并引进生态观光来协助支付保育活动的费用。

虽然因为购买的土地通常很小,所以这并非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法,但乔科托科基金会(Foundation Jocotoco)的主任马丁.沙费尔(Martin Schaefer)说:「购买土地能有效填补空窗地带,并创造出对抗开发活动的缓冲区。」该基金会目前已购买214平方公里,其中也包括角囊蛙现在的家园。任何人都能捐钱购地,只要200美元就能买4000平方公尺的地,将由该基金会媒合。

当然,不是所有的地主都关心逐渐减少的蛙类或消失中的森林。迪.多明尼哥说:「有些人只是求自己能糊口而已,这表示他们可能会把土地卖给伐木公司。」但有些人愿意参与保育工作。他说:「我曾亲眼见到当地社区参与物种保护的活动,当地人能从中获得认同感,并与那些动物建立连结。他们开始在乎了。」

他说,带领生态旅游经过这些风景时,「我们试着散布讯息:生物多样性有其价值,我们能适当利用又不会破坏它。」

角囊蛙栖息地区的官方名称为通贝斯-查科-马格达莱纳生态地区(Tumbes-Chocó-Magdalena ecoregion),东边与安地斯山脉接壤,并通过哥伦比亚延伸到巴拿马,稍微向下进入秘鲁西北部,该区包括厄瓜多现存最原始的低地雨林(受胁程度也是数一数二地高),并拥有稀有的顶级掠食者,例如美洲豹。迪.多明尼哥说:「查科的生物多样性几乎跟亚马逊一样丰富,但它几乎没什么人探索过,而且正在快速消失。」

这就是为什么有些生物学家希望将它列为优先保育的地区。乔科托科基金会的马丁.沙费尔说:「如果我们想拯救查科跟当地的野生动物,包括这种稀有的蛙,现在正是时候。」




上一篇 下一篇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