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考古学家辨识出2000年前的刺青针 将美国西南部刺青的证据年代往回推1000年

这件刺青工具于1970年代出土,其后45年间被埋没在储藏室里,直到最近一名研究人员察觉到它可能的用途。PHOTOGRAPH BY ANDREW GILLREAT

这件刺青工具于1970年代出土,其后45年间被埋没在储藏室里,直到最近一名研究人员察觉到它可能的用途。PHOTOGRAPH BY ANDREW GILLREATH-BROWN

这件刺青工具由古普韦布洛人(Ancestral Puebloan)制作。他们居住在美国犹他州雪松高原(Cedar Mesa)区域内。PHOTOGRAPH BY

这件刺青工具由古普韦布洛人(Ancestral Puebloan)制作。他们居住在美国犹他州雪松高原(Cedar Mesa)区域内。PHOTOGRAPH BY AARON HUEY,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图中星号为火鸡圈废墟(Turkey Pen site)在北美大陆的位置。

图中星号为火鸡圈废墟(Turkey Pen site)在北美大陆的位置。

(36500365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KRISTA LANGLOIS 编译:石颐珊):这件工具曾经被当作「奇形怪状的小玩意」而遭冷落,现在它将美国西南部刺青的证据年代往回推了1000年。

这件工具使用一束多刺的梨果仙人掌(prickly pear cactus)的刺所制成,针刺的尖端会先浸润在深色色素中,之后制作者再把针刺插进由柠檬漆木(lemonade sumac)刻成的握把,最后以丝兰(yucca)纤维捆起。

大约2000年前,当今美国犹他州西南部的一位刺青师曾用这件工具在某人的皮肤上刺出图样。 后来其中一根仙人掌刺断了,这支工具可能就被丢进垃圾堆。 它就这样在一堆骨头、玉米芯和其他垃圾之中躺了千百年。

现在,一篇《考古科学期刊:报告》(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 Reports)上的新论文发表了考古团队的结论:这支仙人掌刺制成的工具是美国西南部已知最早的刺青证据。

自从2000年前被丢弃以后,这个刺青工具历经了一趟有趣的旅程。 1972年,一队考古学家在大雪松高原区域(Greater Cedar Mesa)的火鸡圈遗址(Turkey Pen)发掘出这个垃圾冢。 一名考古学家事后回忆,团队没有特别留意这个「奇形怪状的小玩意」,就将出土的数百件遗物装箱存放在华盛顿州立大学(Washington State University)。

2017年,安德鲁. 吉里斯布朗(Andrew Gillreath-Brown)在清点这批收藏的时候点到了这支仙人掌刺工具。 这位华盛顿州立大学的博士候选人之前曾经在田纳西州考古分部 (Tennessee Division of Archaeology)当过志工,认识那里一位名叫艾隆‧达特沃夫(Aaron Deter-Wolf)的史前考古学家, 而他是刺青考古学研究的先驱。 吉里斯布朗立刻传了封简讯给他的老同事:「我看到这个,在想这或许是刺青工具。 」

达特沃夫看了大吃一惊。 如果这束仙人掌刺确实曾经用来刺青,它可以把美国西部的考古学刺青实践纪录往前推进整整1000年,也就是到公元79至130年左右(达特沃夫也曾经辨认出美国东岸更早的刺青工具组,不过该研究尚未正式发表。)

它也能够协助学者拼凑出一幅逐渐成形的图像:何时且为何世界各地的文化开始刺青? 这种被广为实践的艺术形态在欧洲殖民的影响下几乎失传。

于是达特沃夫、吉里斯布朗与其他几位研究人员着手进行历时一年的研究,以确认这个工具的用途。 除了显微镜与X射线分析以外,吉里斯布朗制作出与该工具一模一样的复制品,用来在猪皮上刺青。 他接着在扫描式电子显微镜下比较复制品和原始遗物的仙人掌刺磨损模式,发现两者非常相似。

美国西南部的那个时代被称为制篮者第二期(Basketmaker II),当时的艺术会描绘身上饰有纹样的人们,但是直到此刻以前,考古学家并不清楚这些图样是人体彩绘、疤痕纹身(scarification)还是刺青。

「这项发现很有趣,它的重要与亮眼之处在于作者以系统性分析有力地指出这个工具在近2000年前用于刺青。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Arizona State University)的考古学家米歇尔. 赫格蒙(MichelleHegmon)说道,她没有参与这项研究。 「这项知识对我们了解(古普韦布洛人的)的社会认同相当重要」,古普韦布洛人(Ancestral Puebloan)的后裔依然生活在美国西南部的原住民部落中。

无论在此地或世界其他地方,人们接受刺青的时间似乎都和适应农耕生活的时间差不多。 美国西南部的古普韦布洛人当时正从狩猎采集的游猎生活转型至半永久的定居村落,并且开始种植玉米。 当时气候渐暖,人口也逐渐增加。 达特沃夫推论刺青可能有助社群在这些剧变之中链接起认同感。

「当你和这些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们紧密生活在一起,你得想出一些能够让大家团结的东西。 」他说。 于此同时,刺青可能也用来彰显个人身份,标示个人的先祖世系或特殊成就。 「大概是在保有个人历史的同时创造社群整体的凝聚力。 」达特沃夫解释。

欧洲殖民者与传教士入侵北美与他处的原住民土地之后,通常会禁止原住民刺青。 世界上许多地方的传统刺青就这么消亡殆尽了。 就连20世纪的西方考古学家也几乎没有人关注刺青实践的证据,这或许是因为认为刺青「野蛮」、认为只有边缘次文化才会刺青等错误概念依然阴魂不散。

当代普韦布洛人之间唯一幸存的传统刺青证据来自20世纪中期的人类学调查。 在一长串访谈问题之中,研究者向部落耆老询问祖先是否刺青。 包括祖尼(Zuni)、阿科马(Acoma)和拉古纳(Laguna)部落在内的许多普韦布洛人都回以肯定答案。

小丹. 辛普利齐欧(Dan Simplicio Jr.)是一名祖尼. 普韦布洛人,也是科罗拉多州克罗峡谷考古中心(Crow Canyon Archaeological Center)的文化专家,他说自己的祖先会刺青的这个想法并不让人意外。 祖尼语有一个词汇──dopdo’gna──意思是「用针戳」,而形容针的词也有仙人掌刺或丝兰刺的意思。

辛普利齐欧提醒,单一件工具并不能提供足够的证据以确认古普韦布洛人如何刺青,或他们可能设计什么样的纹饰。 不过,这片大陆上的原住民文化之间有足够的共同性,可依此提出大胆猜测。 许多美洲原住民部落在成年仪式中刺青,或藉刺青驾驭灵力,在女性中尤其常见。从妇女下唇向下巴延伸的刺青曾经遍布美洲,而达特沃夫认为古普韦布洛妇女有相当机会也纹着同样的刺青。

随着考古学家愈来愈关注刺青,达特沃夫认为会有更多任务具出土,为人类长久以来在身体上刻印的爱好描绘出更完整的图像。 「我个人认为刺青的历史大概就和人性一样久,」他说:「如果我们有能力追溯,或许刺青就像语言或用火知识这类事情一样,是深深根植在人之所以为人的象征意义之中。 」




上一篇 下一篇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