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2200万年前拥有多把利刃的掠食猛兽“巨狮鬣兽”Simbakubwa kutokaafrika

巨狮鬣兽(Simbakubwa kutokaafrika)是一种巨大的肉食动物,属于已灭绝的鬣齿兽(hyaenodont)类群,目前对牠的了解来自肯亚发现的大部

巨狮鬣兽(Simbakubwa kutokaafrika)是一种巨大的肉食动物,属于已灭绝的鬣齿兽(hyaenodont)类群,目前对牠的了解来自肯亚发现的大部分颚骨、一部分颅骨,与一些其他部位的骨骸。 ILLUSTRATION BY MAURICIO ANTON

来自肯尼亚的现代狮子颅骨(上)摆在2,200万年前的巨狮鬣兽(Simbakubwa kutokaafrika)左下颚骨旁边。 PHOTOGRAPH BY MAT

来自肯尼亚的现代狮子颅骨(上)摆在2,200万年前的巨狮鬣兽(Simbakubwa kutokaafrika)左下颚骨旁边。 PHOTOGRAPH BY MATTHEW BORTHS

插图画出现代人和巨狮鬣兽的体型比较。 ILLUSTRATION BY MAURICIO ANTON

插图画出现代人和巨狮鬣兽的体型比较。 ILLUSTRATION BY MAURICIO ANTON

(36500365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网站(撰文:CATHERINE ZUCKERMAN 编译:石颐珊):根据古生物学家描述,巨狮鬣兽(Simbakubwa)是大约2200万年前拥有「多把利刃」的掠食猛兽。

这一小箱神秘的化石安稳地躺在肯尼亚内罗毕国家博物馆(Nairobi National Museum)的抽屉里,数十年来无人研究。 不过,新分析结果显示这些古老遗骸属于一种比北极熊还要巨大的肉食哺乳类动物,这个物种最近才被描述,被命名为「巨狮鬣兽(Simbakubwa kutokaafrika)。 」

四月中旬的《古脊椎动物学刊》(Journal of Vertebrate Paleontology)发表了这种大约在2,200万年前生活于地球上的强大掠食者。 虽然它的属名Simbakubwa在斯瓦希里语(Swahili)中的意思是「大狮子」,但这只巨兽并不是大猫。 它是一类叫做鬣齿兽(hyaenodont)的已灭绝哺乳动物之中的成员,鬣齿兽因牙齿与鬣狗相似而得名,虽然它们和鬣狗之间没有关系。

这项发现有助于连接这类巨型肉食动物的一些演化节点,当时它们几乎位处非洲生态系的食物链顶点,同时早期猿类与猴子也正在同一个生态系中演化。 这副化石或许能协助科学家了解这些顶级掠食者最后为什么没有存活下来。

这项发现「给我们一个很好的机会,能将这些较不知名的肉食性掠食者带上台面。 」曾志杰(Jack Tseng)说道,他是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the University at Buffalo)的演化生物学家兼古脊椎动物学家,并未参与这项研究。 「早在我们熟悉的当代掠食者──例如狮子、鬣狗与狼──出现以前、早在它们开始演化之前,这些鬣齿兽基本上是全球掠食动物中的主宰者。 」

多把利刃

2013年,古生物学家马修. 伯尔斯(Matthew Borths)以鬣齿兽为主题,在内罗毕博物馆里为他的博士论文进行研究,他询问一名策展人是否能参观他们的标本库。 就在那里,他从标示着「鬣狗」的藏品中的一个柜子里找到这些非比寻常的化石。

这些化石是在1978到1980年间从肯尼亚西部一处叫做梅斯瓦桥(Meswa Bridge)的遗址出土。 于是伯尔斯与俄亥俄大学(Ohio University)古生物学家兼国家地理赞助者南西. 史蒂文斯(Nancy Stevens)取得联系,史蒂文斯曾在坦尚尼亚发现一处只比梅斯瓦桥早了几百年的重要化石遗址。 当史蒂文斯告诉伯尔斯,她在内罗毕工作的时候也拉开了完全同一个抽屉,而且也对抽屉内容物感到纳闷的时候,他们两人的命运就底定了。

「大概就是我们两个可以同理对方的感受,像是『这超棒的对吧,我们应该来做些什么! 』」伯尔斯说。 史蒂文斯稍后邀请伯尔斯以博士后研究员的身份加入她的实验室,这两人在2017年一同回到内罗毕国家博物馆,开始分析与描述这种动物的标本,其中大多是它们的颚骨,加上小部分的骨骸、颅骨与牙齿。

肉食动物通常以他们的前犬齿闻名,他们用这些牙齿抓住猎物,不过后排牙齿也很重要。

「肉是在它们头部的后方被切成碎片。 」伯尔斯说。 所有的现代肉食动物,包括猫、狗、浣熊、狼和熊,都有一对这样的切肉用牙齿。 而鬣齿兽有三对。

「这种动物有好几把刀。 」伯尔斯说。

除了让人恐惧的特征以外,牙齿也是协助这两人掌握一种已灭绝物种全貌的关键。 如果没有适合研究的好牙齿,伯尔斯说:「就像手上有拼图两侧的零片,却没有中间连接的那片。 」

巨狮鬣兽「同时带来牙齿的信息、一点颅骨的信息,和一点骨架的信息,帮助我们整合散落已久的诸多相关素材。 对于厘清这整个巨型肉食动物类群的脉络,巨狮鬣兽真的帮助良多。 」他说。

「背后的科学绝对叫人惊艳,」曾志杰补充:「每次只要在动物相与生态系中的食物网找到这么大型的新种纪录,就会让人重新思考掠食者和猎物之间的互动究竟是什么样子。 」

适应或灭亡

这项获得国家地理学会部分赞助的研究的目标之一,是将巨狮鬣兽摆进它的系谱树里,伯尔斯说。

「一旦搞懂这些动物之间的关系,就可以开始做其他事情,像是估计这些生物的共祖大概有多大、这些理论上的共祖生活的世界可能是什么面貌? 」他说。 「你也可以用这些数据来做些实验,找出这些巨大的演化变革和其他变迁的关系,像是气候变迁和大陆漂移。 」

2000万年前,由于非洲逐渐靠近欧亚大陆,动物开始跨大陆混居,造成「带来各种失控混乱」的生态交换,伯尔斯说。 而且随着大陆漂移,东非大裂谷开始抬升,洋流也随之改变。

「这些变化都是非常迷人的大自然实验,测试不同生物类群如何适应变迁。 」伯尔斯说。

巨狮鬣兽虽然又大又站在食物链顶端,却没能存活下来,它的亲戚也在大约500万年前的中新世晚期全数灭绝。 为什么?

这种动物「生来绝非弱者」,伯尔斯说,而且在鬣齿兽于非洲演化并扩散到亚洲与欧洲之后,巨狮鬣兽还生存了很长一段时间。 不过,身为超过七成热量来自肉类的超级肉食动物(hypercarnivore),这种掠食者似乎是环境快速变迁下的牺牲者。

狮子、鬣狗、老虎和狼这些当代的超级肉食动物「都是最接近灭绝的濒危哺乳类,部分原因是他们对环境扰动非常敏感。 」伯尔斯说。 由于超级肉食动物的族群数量与其他生物相比较小,当食物链不稳定的时也较容易受创。

「某些情形将(巨狮鬣兽)逼上绝路,」伯尔斯说:「事情变化太快,猎物物种的族群数量回升不够快,然后这些动物最后就灭绝了。 」




上一篇 下一篇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