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登山家Ian Stewart讲述攻顶珠穆朗玛峰细节 他活了下来但友人却悲惨死去

登山家Ian Stewart讲述攻顶珠穆朗玛峰细节 他活了下来但友人却悲惨死去

登山家Ian Stewart讲述攻顶珠穆朗玛峰细节 他活了下来但友人却悲惨死去


视频:登山家Ian Stewart讲述攻顶珠穆朗玛峰细节 他活了下来但友人却悲惨死去

(36500365uux.cn报道)据ETtoday(林莹真):圣母峰(珠穆朗玛峰,Everest)今年攀登人数创新高,却也在短短13天内有11人死亡,成为近4年来圣母峰攻顶死亡率最高的一次。一名34岁的登山家伊恩(Ian Stewart)细细描述了攻顶珠穆朗玛峰的一切细节,他活了下来,但友人却悲惨死去。

据CNN报导,伊恩在他的结婚一周年纪念日前一天,告别他的妻子,「我保证我会回家,我不会把攻顶放在我的安全之上」,接着以他过去10年挑战5大洲最高峰成功的经验,准备完成他的童年梦想──攻顶圣母峰。

然而这只是恶梦的开始,伊恩描述了一切有多么不稳定又令人伤脑筋。他说,最初所有人都是透过移动到不同的海拔营地来测试自己,但冰天雪地中只有扭曲的梯子、小小的帐篷,却围绕着大量没经验的登山者,「我们看到很多人被短绳绑在冰瀑里,接着被拖上来」、「如果你过不了那段路,上山就会很艰难」。

伊恩从网路疯传的照片中,得知圣母峰上很拥挤,但他还不知道天气及拥挤意味着什么,直到他亲眼看见冻伤的人被夏尔巴人向导拖下山,「他们尖叫着向夏尔巴人祈求停留并休息,但夏尔巴人不愿,『如果你想要活下来并有机会离开,我们就必须把你拉到营地,让直升机载你离开』。」直到这一刻,伊恩才明白这个攻顶之路真的不是开玩笑的。

伊恩很幸运以不错的速度出发,但他却在接近山顶的地方遇到交通堵塞,有人走到顶部要返程,有人又要攻顶,所有行动都在一个非常狭窄的单排壁架中进行,「你不能真正的移动,因为在壁架及8000英尺以下之间,没有任何东西。」

就在塞车的路程里,伊恩看见了死亡的登山者,即使有心理准备仍然感觉不舒服,且他自己所带的2个氧气罐几乎快不够用,明明计算约8小时就能到达山顶,他却花了足足12小时,「在峰顶上,我第一次感到恐慌,我和我们向导站在峰顶,他看着我说『我们都缺氧,我们得走了』。」

不过,伊恩也没有顺利下山。他在一块几乎垂直的岩石面遇到瓶颈,「只剩2.5小时的氧气,我却坐在那里40至45分钟,你只能眼睁睁看着时间一点点减少」。更可怕的是,所有人因为排队下山而暴怒、尖叫互骂,「圣母峰不是学习登山的好地方」。

就在这时,又有暴风雨来袭,几乎是雪上加霜。「呼啸的寒风向你袭来,你看着山上到处都是人,你心想没有人能活下来。」伊恩说,他不敢相信没有更多人死亡,这么多没有经验的人,大家都在大喊大叫,氧气又快用完,仿佛人们都已经疯了。

最后,伊恩靠着对妻子的承诺,且好运遇上一名向导多带了一瓶氧气,他真的顺利下山了。不过,「当我走到下山的尽头时,我开始大哭起来,为自己差点没能实现承诺而愤怒,更因为羞愧和尴尬。」

可惜,伊恩的44岁友人罗宾(Robin Haynes Fisher)没有那么好运。罗宾才到营地就感冒了一场,并选择晚了几天出发,以为能够避开攻顶人群,并接受了伊恩的许多建议,甚至让伊恩带话给他女友,谁料,罗宾才出发不久就传出死亡消息。

伊恩几乎吓呆,他想着罗宾目前身体状况没问题,心情也很好,更不用说本来就是有体力、也训练过的经验者,没想到却从100米的山顶摔下来,「夏尔巴人向导试着给罗宾换氧气、给水喝,让罗宾醒过来,但罗宾就是走了。」

伊恩认为,因为天气因素、当局发放过多登山许可,以及登山者缺乏经验等,导致今年是有史以来死亡率最高的一次,「来到我所敬畏的这座山,我的梦想成真了,我爬上了这座山,但我已经厌倦了这里的景色,这是一个真实的、人死去的地方,他们无法度过余生,他们总在追逐一座山。」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