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600年前的海啸造成的破坏可能推动了强大的亚齐苏丹国兴起

因 2004年印度洋海啸侵袭所暴露出来的历史性墓碑,激发了研究人员搜寻更久以前发生的海啸的证据。 PHOTOGRAPH COURTESY PATRICK DAL

因2004年印度洋海啸侵袭所暴露出来的历史性墓碑,激发了研究人员搜寻更久以前发生的海啸的证据。 PHOTOGRAPH COURTESY PATRICK DALY

(36500365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MEGAN GANNON 编译:蔡雅铃):有新证据显示在好几世纪以前,一个类似2004年印度洋海啸的灾难同样摧毁了这个区域,而一个强大的伊斯兰王国可能因此而兴起。

2004年12月26日,高达30公尺的动荡海潮冲上了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西北角亚齐(Aceh)省的海滩。

一个离岸不远的海底地震引发了这一场毁灭性的海啸,它侵袭了印度洋周边的海岸线,其影响甚至远达索马利亚。 光在亚齐死亡的人数就超过16万,此外还有更多人流离失所。

而六百多年前也有一场类似的海啸,彻底摧毁了亚齐沿岸的村落,根据5月27日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的研究所提供的新证据可知, 海啸造成的破坏可能推动了强大的亚齐苏丹国(Aceh Sultanate)的兴起。

当考古学家帕特里克. 达利(Patrick Daly)2006年与亚齐官方合作,展开对于被2004年海啸毁坏的文化与宗教场所的保存工作时,他看到海岸沿线有雕刻精美、充满历史的伊斯兰墓碑倒塌在地,并且受到侵蚀。

「看到它们被抛弃、乱扔在一旁真的让人很难过。 」他说。

达利开始想了解这些海啸过去有多常发生,而如果发生的话,又是如何影响亚齐的居民。 位在苏门答腊西北角的班达亚齐(Banda Aceh)如今是亚齐省的首府,它是通过孟加拉国湾的船只最初或最后的停靠港。 而16世纪兴起的亚齐苏丹国后来成为几百年来,少数成功抵御殖民主义的东南亚国家之一。 不过考古学家较缺乏这个地区在17世纪以前的聚落的确实证据。

在新加坡地球观测研究站(Earth Observatory)工作的达利,和在亚齐大学(Syiah Kuala University)的同事开始有系统地研究海岸地区,他们将研究范围扩散到大约40个海岸村落, 与这些村落中的年长者一起把所有说明曾有人类存在的历史遗迹,例如墓碑、陶瓷器碎片、以及古代清真寺地基等的地点制成地图。

「从我一开始拿回的第一张地图上,就已经大致看见了这个故事的样貌,」达利说:「结果令人震惊,我们可以看到沿着海岸零星散布了这些对象,而且可以很清楚地分成10个聚落。 」

从分散在这些聚落中的陶瓷器的年代,研究人员发现了更吸引人的事:海岸的聚落似乎都是在11和12世纪冒出来的。 不过后来九个位在沿岸40公里低地的(low-lying)聚落,似乎在1400年左右全都被遗弃了。

最近发现的地质证据显示海啸曾经在1394年侵袭这个地区。 不过达利说:「我们不知道它的大小──规模多大、威力多强、破坏力多大。 」而新的考古学证据则指出这个海啸可能和2004年的威力相当,而且摧毁了这个地区所有的低地村落。

在1394年海啸事件中逃过一劫的是位在潮波无法到达的山顶的一个亚齐聚落。 达利和同事已经确认了这个聚落就是澜里(Lamri),从中世纪海上丝路的历史纪录可知它是一个贸易地点。 研究人员在澜里找到从中国各地,甚至远自叙利亚而来的高级陶瓷器,这是他们在低地的村落不曾见过的。

然而澜里约在16世纪初期迅速地没落了。 就在没落前的几十年前,人们就已经开始重建被海啸破坏的村落,贸易也逐渐转移到那些低地区域,证据就是高质量的陶瓷器,以及刻有菁英人士姓名的墓碑数量开始在这里生意兴隆。 它们来自马六甲海峡的其他区域;马六甲海峡将苏门答腊和马来半岛分隔开来。

达利和同事认为并非是当地生还者返回家园,重新在这些海岸低地区域安顿下来;而是海啸所造成的毁灭,为穆斯林商人清出了优良和闲置的居住土地,当时这些穆斯林正因为欧洲人开始竞争彼此在这个区域的影响力, 而变得流离失所(葡萄牙在1511年占领了附近的马六甲)。 这些新移民可能形成了后来的亚齐苏丹这个强盛的伊斯兰王国的核心。

「一个海啸事件后可能会有一段纯粹复兴和建设的时期。 」以色列海法大学(University of Haifa)同样研究过往海啸的地质考古学家(geoarchaeologist)毕佛莉. 古德曼(Beverly Goodman)说。 (古德曼并未参与此研究。 )

地质学家和考古学家希望藉由重建过去海啸的影响,能帮助我们理解当代面临的风险。

「如果我们只依靠目前所知道的纪录,最终会严重低估海啸为世界各地带来的冲击有多么频繁和多么严重。 」古德曼说。

她指出2004年的事件显示出亚齐在面对海啸时非常脆弱。 古德曼没有参与的这份新研究所提出的方法,同样能帮助我们理解那些近期没有海啸纪录的地区易受灾害的程度。

「这种研究会收集那些较早期的纪录,以便更好地了解有哪些风险因子,这真的非常重要,」古德曼说:「善用沉积物的纪录和考古学纪录,对填补那些空白来说确实非常重要。 」

更大的挑战,也许是找出如何妥善地适应这些非常罕见事件的方法。

「如果你告诉大家未来几百年里,在某个时间可能会发生另一个海啸,不过不知道确切时间,而且这个海啸会把整个区域都毁掉,还是有很多人愿意活在那种风险下的。 」达利说。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