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重庆云阳发现恐龙新属种

(36500365uux.cn报道)据重庆日报(申晓佳):6月16日,重庆日报记者从市规划自然资源局获悉,重庆云阳恐龙动物群科研取得新进展。科研人员不仅发现了世界罕见的数层含恐龙化石、时代连续(距今1.74-1.64亿年前)的侏罗系地层,且在云阳发现了新的恐龙属种,目前暂未命名。

重庆市地质调查院副院长魏光飚介绍,目前,科研人员在云阳发现数层含恐龙化石、时代连续的侏罗系地层,横跨云阳龙角、普安、新津、故陵4个乡镇,沿地层走向连绵至少18公里。

此外,他表示,在云阳新田沟组地层中的恐龙化石中,目前已发掘可供研究的3个形态学标本。其中,兽脚类和基干鸟臀类标本是世界范围内首次发现的恐龙新属新种,蛇颈龙类标本为璧山上龙一新种,可以为命名重庆云阳新的恐龙动物群提供有力的证据。

目前,科研团队已就此发现在国内核心期刊上发表1篇论文,正在进一步征询国际学术界的意见。

相关报道:本土科普著作《山城龙迹 走进重庆恐龙世界》发布 揭秘云阳恐龙化石墙发现全过程

本土科普著作《山城龙迹 走进重庆恐龙世界》。(市规划自然资源局供图)

本土科普著作《山城龙迹 走进重庆恐龙世界》。(市规划自然资源局供图)

(36500365uux.cn报道)据重庆日报(申晓佳):6月16日,重庆日报记者从市规划自然资源局获悉,国内首部以重庆为范围进行恐龙科普教育的著作《山城龙迹 走进重庆恐龙世界》(下称:《山城龙迹》)正式发布。该书不仅详细介绍了重庆恐龙化石的分布、调查、保护等情况,还首次揭秘了云阳恐龙化石发现的全过程。

2017年6月28日,我市举行云阳县普安乡恐龙化石抢救性发掘成果新闻发布会,宣布云阳普安发现迄今为止世界范围内侏罗纪时期最大的单体恐龙化石墙。这一惊人发现到底从何而来?《山城龙迹》给出答案:最初的发现者,是一位当时只有18岁的年轻人周政。

书中写道,2015年初,清水土家族钢厂村村民周政来在到普安乡老君村,他发现随行小狗刨开的泥土中,露出几根粗壮的“骨头”。

这些“骨头”外观特殊,体积很大,不像一般动物的骨头,周政从未见过。他意识到,土里的东西不一般,或许是重要的文物。他立刻联系云阳县文物保护管理所,告知这一情况。

经该馆专业人员到现场鉴定后,确定周政发现的“骨头”是恐龙化石。当时的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立即委派重庆市地勘局208地质队开展调查,隐藏了上亿年的云阳普安恐龙化石群得以重见天日。

《山城龙迹》作者之一、重庆市地勘局208地质队地质遗迹保护研究院总工程师代辉介绍,云阳普安恐龙化石群的相关科研工作一直在持续。在这项令人激动的工作中,科研团队一致认为,有必要写一本关于重庆恐龙的科普读物,既科普恐龙知识,又让更多人了解重庆这座“恐龙脊背上的城市”。

作为科普读物,《山城龙迹》一问世就得到业内专家的高度评价。中科院院士、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周忠和表示,该书基于重庆恐龙的发现,从专业的角度,以通俗的语言引导读者走进神秘的侏罗纪世界。

据介绍,《山城龙迹》由市规划自然资源局支持编著完成,科学出版社出版。

相关报道:重庆,站在恐龙脊梁上的城市

(36500365uux.cn报道)据重庆发布微信公众号消息,恐龙驰骋大地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但保存于古老岩石中的化石,却透露出了它们生活时代的秘密,那是一个人类不曾见过的古老世界。

重庆为什么被称作“恐龙脊梁上的城市”?重庆自然博物馆欧阳辉馆长专注于研究恐龙化石多年,通过研究,了解了重庆恐龙的初生、繁荣、鼎盛和衰亡,今天就带领大家回到远古,去感受重庆的恐龙传奇。

恐龙脊梁上的城市”

欧阳辉,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从事恐龙研究工作,也是中国第一座恐龙博物馆——自贡恐龙博物馆的筹建者之一。在他看来,化石是探索生物进化之谜的宝贝,需要小心呵护。

“重庆境内的二十多个区县都曾发现过恐龙化石,其中不乏较为完整的骨架化石。”欧阳辉说,从科学研究的角度,化石的科学价值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化石自身的完整程度,包括骨骼之间关联度高低,决定了化石的价值。而远古重庆的地理条件,不仅特别适合恐龙栖息,也满足恐龙死亡之后被迅速埋藏且保存较好的诸多条件,因此是研究恐龙等古生物的理想之地。

“20多万平方公里的四川盆地,是中国侏罗纪恐龙化石埋藏最丰富的地区,重庆与自贡一样,又是四川盆地发现恐龙化石最多的地方,因此有专家形象地将重庆比喻为‘恐龙脊梁上的城市’。”欧阳辉手拿一份资料介绍,重庆是四川盆地最早发现恐龙化石的地方之一,上世纪30年代末就有恐龙化石出土。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重庆主城区和渝西片区更是常有恐龙化石发现,“两路口大田湾修建体育场时,曾出土小型鸟脚类恐龙化石,被命名为‘乐氏三巴龙’;长寿区在修建狮子滩水库(即长寿湖)时也发掘到大型恐龙的腿骨等化石,被定名为‘长寿峨眉龙’……”

北碚文星湾

中国恐龙首次公开展览

重庆自然博物馆所在地北碚,也是重庆发现恐龙化石较多的区县,该区金刚碑、天生桥、澄江镇、西南大学等十多处地点都曾发现过恐龙化石。而在欧阳辉心目中,凡是谈到中国的恐龙研究,便绕不开北碚文星湾这个地方:“北碚文星湾是重庆自然博物馆老馆所在地,78年前,这里曾举办了中国恐龙首次公开展览。”

重庆自然博物馆史料是这样描述这次展览的:1940年10月,著名恐龙研究学者杨钟健教授携他参与发掘的许氏禄丰龙化石从云南昆明来到重庆北碚,并于1941年1月5日在北碚文星湾举行了名为“许氏禄丰龙之采修研装”的讲演,详尽地介绍了恐龙的采掘、修理、研究与装陈。

破解“巨无霸”

马门溪龙的头骨之谜

江北区下石门附近的嘉陵江边,时常有市民在河坝边放风筝或踏青,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一条庞大的恐龙,正好就隐没在这里的嘉陵江底。

欧阳辉曾参与了这项恐龙化石的发掘工作。他回忆,那是2004年春汛前,几名在江边玩耍的中学生发现了恐龙化石线索,博物馆方面迅速组织抢救性发掘,最终赶在嘉陵江“桃花汛”来临前,让这头远古巨兽重返人间。专家根据化石保存情况推断,这头恐龙属于恐龙家族中以体型庞大为特征的蜥脚类恐龙,身长约18米,背高约3.5米,生活在晚侏罗纪早期,距今约1.5亿年。

实际上,江北大石坝恐龙并不是重庆第一次发现大型恐龙,早在1957年,重庆合川太和镇鼓楼山就曾出土过一头生活在侏罗纪晚期的更大的恐龙化石,它就是被称为“东方巨龙”的“合川马门溪龙”骨架化石。“合川马门溪龙长达24米,体重高达26吨,非常雄壮。”

欧阳辉介绍,当年巨龙出土曾轰动学界,但令人遗憾的是在化石埋藏现场没有找到它的头骨,杨钟健先生不得已参考与它近似的梁龙做了一个头骨模型装配在骨架上。“多年后,我在自贡工作期间又有幸发掘到两具完整的马门溪龙骨架化石,新发现的这两具恐龙都有头骨保存,其中一具与合川马门溪龙大小相近,通过反复对比研究,这‘马门溪龙头骨之谜’才得以破解,纠正了过去的错误复原。”

上游永川龙

亚洲最完整的大型肉食性恐龙之一

当然,提及重庆的明星恐龙,自然要讲到以化石产地命名的“上游永川龙”,它于1976年在永川上游水库大坝前的一块红苕地中被发现,化石非常完整,昂首翘尾,埋藏姿态异常生动。

上游永川龙是目前亚洲最完整的大型肉食性恐龙之一  ,它的发掘曾吸引当年的峨眉电影制片厂派出摄制组,现场拍摄了《永川龙》纪录片。此外,永川还发现过“巨型永川龙”等恐龙化石。“巨型永川龙”的个体比上游永川龙更大,头骨就有1.1米长。

实体复原

未来重庆将有更多“恐龙看点”

川美影视动画学院副院长周宗凯教授,十多年前在合川区设计了一座玻璃钢材料的马门溪龙雕塑,他回忆,当时与周世武、欧阳辉两位恐龙专家曾针对马门溪龙的设计进行了多次深入探讨。

2013年,周宗凯带领20多个助手历经三个月时间,用青铜材料再次创作复制出一座与合川马门溪龙体型相近的雕塑,现今这座雕塑已成为合川滨江路上的人气地标,“我们的‘绝灭动物数字化复活及开发运用’项目已成功申报国家科技部科技支撑计划,除恐龙外,我们还让中国犀牛、袋狼、始熊猫等远古动物以艺术的形式‘复活’。”

值得一提的是,重庆自然博物馆中也展有恐龙复原雕像——即著名的“重庆龙”。欧阳辉介绍,“重庆龙”属于剑龙类恐龙,以背上长有骨板、尾巴上长有骨刺为特征。两年前重庆自然博物馆邀请科学艺术家赵闯,根据博物馆完成的骨骼复原,进而根据其运动规律再为骨骼蒙上肌肉,并依据同类的恐龙皮肤化石以及对生存环境的推测复原出皮肤,最终呈现出实体复原雕像。

在重庆自然博物馆,更多关于重庆恐龙的秘密也正一步步揭开。“我们正准备启动二期工程建设,‘贝林好奇学院’将成为二期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该学院将面向广大师生,开展基于‘探索与发现’教育理念的主题式、国际化的社会实践教育活动。“欧阳辉介绍,根据规划,博物馆也计划纳入更多的植物、昆虫、水生生物展示,并考虑增加临展厅引进接纳更多优秀的展览项目,“当然也包括接纳更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恐龙展览。”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恐龙 新属种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