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这些动物为其他物种创造家园:大象脚印会成为蛙类育儿园

至少有20个物种会将北美黑啄木(pileated woodpecker)的鸟巢做为己用,使这种鸟成为牠们生态系统里的基石种。 PHOTOGRAPH BY JOE

至少有20个物种会将北美黑啄木(pileated woodpecker)的鸟巢做为己用,使这种鸟成为牠们生态系统里的基石种。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群居织布鸟的巢像公寓一样,摄于纳米比亚。 它们容纳数十个织布鸟家族,以及其他鸟类。 PHOTOGRAPH BY MARESA PRYOR, NAT GEO IM

群居织布鸟的巢像公寓一样,摄于纳米比亚。 它们容纳数十个织布鸟家族,以及其他鸟类。 PHOTOGRAPH BY MARESA PRYOR,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蝠耳狐(Bat-eared fox)有时会利用旧的白蚁丘当作巢穴,就像这个在波札那的家族一样。 PHOTOGRAPH BY FRANS LANTING, NAT

蝠耳狐(Bat-eared fox)有时会利用旧的白蚁丘当作巢穴,就像这个在波札那的家族一样。 PHOTOGRAPH BY FRANS LANTING,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36500365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LIZ LANGLEY 编译:涂玮瑛):大象身为生态系统工程师,留下的脚印会成为蛙类育儿园,而社交性织布鸟则会建造高挂枝头的「公寓」。

在野外,任何东西都不会被浪费掉──即使是一个脚印也一样。

根据上个月在《哺乳类》(Mammalia)期刊以纸本发表的一项研究,原来亚洲象的足迹有一项重要作用,就是在缅甸的干季期间做为蛙卵与蝌蚪的育儿园。

共同作者戴维. 比克福特(David Bickford)是加州拉文大学(University of LaVerne)的生物学家,他透过电子邮件表示,有些足迹不会保存很多水,「可能只有一个汽水罐的量」。 不过有时候,多个足迹是「『成串』排列在一起,因此更能吸引母蛙在里面产卵」。

比克福特说,大象脚印形成的水池不仅成为繁殖地,也是成蛙的庇护所,而这些水池有助于将零散的蛙类栖地链接起来,对维护族群的基因多样性来说很重要。 共同作者托马斯. 雷恩沃特(Thomas Rainwater)任职于克莱门森大学(Clemson University),他也强调足迹是良好栖地,因为几乎不会有掠食者出现。

在其他水源稀缺时为蛙类提供水池,只是大象建造生态系的方法之一。 牠们藉由拔起树木来吃顶层树叶、散播最大树种的种子(这些树种有助于从大气中清除二氧化碳)等行为,将森林变成草原,而且已有研究显示,在大象改变生态系的地区,物种多样性较大。

许多动物发挥了重要作用,协助创造栖地并容纳其他可能无法自行创造栖地的物种。 其中一些家园就如同人类世界的摩天大厦或豪华公寓。 以下是其他某些动物无意间为邻居提供家园的案例。

啄木鸟

这种辛勤的鸟钻入树木或甚至电线杆,制造出当作鸟巢的洞,而其他许多无法自行筑巢的鸟类及哺乳类则会利用这些洞作为庇护所。

美国国家森林局(U.S. Forest Service)一项2002年的研究发现,已知至少20个物种会利用北美黑啄木(pileated woodpecker)在太平洋西北地区的筑巢地点,包括大棕蝠(big brown bat)、 蓬尾浣熊(ringtail cat)与北方鼯鼠(northern flying squirrel)。

康乃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的鸟类学家华特. 柯尼格(Walter Koenig)以电子邮件表示,由于啄木鸟为这么多的物种创造庇护所,「许多啄木鸟被视为牠们群落中的『基石』种」。 基石种是对于栖地有特别巨大影响的物种,而且能适应将生态系维系在一起的栖位。

哥法地鼠龟

另一个基石种是佛罗里达州、乔治亚州南部与亚拉巴马州的哥法地鼠龟(gopher tortoise)。 根据美国鱼类与野生动物管理局(U.S. Fish and Wildlife Service)的数据,牠们的地洞很大──可达7公尺深、15公尺长。 不论地面上的环境如何,牠们的地洞都能维持稳定温度与湿度。 牠们与多达360个物种共享地洞,包括犰狳、鸺鹠、狐狸、蛙类与蛇类。

群居织巢鸟

根据圣地亚哥动物园(San Diego Zoo)的介绍,群居织巢鸟(sociable weaver)栖息在非洲南部的喀拉哈里(Kalahari)地区,牠们在可栖息的树上高高建起鸟类公寓,以便躲避掠食者。 它的外观看起来像一座毛茸茸的树屋,但里面能容纳高达100个家族。 较小型的鸟类如桃面爱情鹦鹉(rosy-faced lovebirds)、红尾岩鵖(familiar chats)可能在这座鸟类大厦里住在织布鸟旁边,而秃鹰或鹰可能栖息在屋顶上。

白蚁

有些白蚁建造白蚁丘──这是昆虫摩天大楼,具有高达1公尺的圆锥尖顶。 牠们常会与其他物种共享这些宏伟的建筑。

根据2013年一份关于澳洲外海巴洛岛(Barrow Island)白蚁丘的报告,特别是爬虫类会到白蚁丘里避难,包括蛇、石龙子及守宫。 对于爬虫类的蛋而言,白蚁丘也是良好的孵化器。

有袋类也可能进入白蚁丘,例如看起来像小鼠的侏袋鼬(common planigale),以及看起来像大鼠的金袋狸(golden bandicoot)。

而这些物种都是食虫动物,很乐意吃掉为牠们提供庇护所的白蚁。

J.史考特.透纳(J. Scott Turner)是纽约州立大学(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环境科学与森林学院(College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Forestry)的生物学家,他以电子邮件表示 ,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巨蜥会把蛋孵在白蚁丘里,而南非的蝎子会在白蚁丘底下挖土,「可能是为了会积累的热效益」。

在这两种案例中,白蚁保护自己的方式「就只是以新建筑物将蚁穴围起来」。

手艺高超总是不会有坏处的。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