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日本学者松野诚找到“战斗详报”:1939年日军毒气战部队在山西作战时曾使用糜烂剂

日军侵华期间使用化学武器。左图为黑龙江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日军侵华期间使用化学武器。左图为黑龙江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日本学者首度发现,记载日军侵华使用化学武器的正式报告。

日本学者首度发现,记载日军侵华使用化学武器的正式报告。

报告记录了炮弹使用数量。

报告记录了炮弹使用数量。

研究刊于日本月刊杂志《世界》8月号。

研究刊于日本月刊杂志《世界》8月号。

中国黑龙江的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

中国黑龙江的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

(36500365uux.cn报道)日本有学者近日首度表示,发现记载日军在侵华战争期间,所使用化学武器的部队正式报告。日本传媒周日(7日)报道,该国历史研究学者松野诚也近期发现,1939年日本陆军毒气战部队在山西作战时,曾使用装有令皮肤和黏膜溃烂的“糜烂剂”,以及强烈刺激呼吸器官的毒气弹详细纪录。

据悉该份报告是在中国北方作战的华北方面军附属毒气战部队“迫击第5大队”的文件,当中详细记录日军侵华战争爆发2年后,亦即1939年7月,在山西山岳地区作战情况,共有约100页,包含相关战况、炮弹使用情况,以及毒气弹使用命令的副本等。

该报告又称,部队决定使用装入糜烂剂的炮弹“黄弹”,以及加入喷嚏剂的红弹方针;在7月6日的战事中,日军向中国军队阵地发射31枚红弹;同月17日为支援步兵,使用60枚红弹和28枚黄弹;18日则使用140枚红弹和20枚黄弹展开炮击。

该报告同时分析毒气弹的威力,指出针对在山岳地区构筑牢固阵地的敌人,使用红弹展开攻击不可或缺;又记录首次使用黄弹,并评价称“效果非常大”。松野诚也表示,在目前已确认的资料中,此属地面部队在中国使用黄弹的首个事例。

松野诚也续称,对于侵华战争期间战场的实际情况,现阶段的发现只属冰山一角,有必要弄清事实,并从中吸取教训,避免悲惨的历史重演。据悉,日军在战败时为免留下战争犯罪证据,曾有组织销毁使用化武的纪录文件,以掩饰向中国军民使用毒气的真相。此次发现的资料,或属部队相关人士私人所保管。

相关报道:日军侵华毒气伤3.7万人 逾2千人身亡

(36500365uux.cn报道)日本现代史研究学者近日发现,日本陆军毒气战部队曾在侵华期间使用毒气弹。据了解,到2003年为止,中国共有2000多人受侵华日军遗弃的化学武器伤害,令许多人受害人在痛苦中去世。

内地官媒报道,1937年日本侵华战争爆发后,为在短时间内征服中国,日军先后在中国14个省市、77个县区使用1731次化学武器。据中国国民政府军政部防毒处记载,日军使用毒气伤害约3.7万人,其中2086人死亡。

报道分析,日军使用的化学武器一般具催泪、呕吐、糜烂及窒息性。标志为“红色”指的是窒息性毒气,“黄色”指的是糜烂性毒气。红色弹及黄色弹由炮兵发射或飞机投掷;红色筒用投射器或掷弹筒发射;黄色剂则是直接洒播芥子气原液。

时至今日,侵华日军在中国土地上仍遗大量化学武器,毒气弹发现的地点遍及全国各地。且许多人受化学武器伤害,仍不明就里,受毒害的人实际上应高于统计数字。

中国外交部曾多次重申,使用细菌和化学武器是侵华日军在二战时期犯下的严重罪行,日本政府对解决这一历史遗留问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最终,两国政府于1999年签署《关于销毁中国境内日本遗弃化学武器的备忘录》,规定日本政府必须为处理遗弃化学武器提供资金、技术、专家、设施以及其他资源。

相关报道:首次曝光!日学者发现侵华日军使用“毒气”铁证

(36500365uux.cn报道)据新浪网报道,“1939年日军侵华期间,日本陆军毒气部队曾在中国北部地区使用过让人体皮肤和粘膜溃烂的‘糜烂剂’、强烈刺激呼吸器官的‘喷嚏剂’毒气弹。”近日,日本一位历史研究人员发现了写有上述情况的详细记录。这是日军毒气部队自己记录毒气战详情的报告首次被发现,也是首次有日本军方文件证实日军曾在中国使用过化学武器。

据日本共同社7日报道,日本历史研究学者松野诚近期找到了一份日军部队的正式报告“战斗详报”。上面详细记录有1939年日军毒气部队在中国北方使用毒气弹等情况。松野表示,这是首次发现的毒气战部队自己记录相关情况的文件。

日军在侵华战争战败时,为避免留下犯罪证据,有组织地废弃了记录类文件,使用毒气的全部情况已无法得知。此次发现的“战斗详报”可能是由日军毒气部队相关人士私人保管而幸免于难。

日媒称,“战斗详报”是侵略中国北方地区的日军毒气部队“迫击第5大队”的文件,详细记录了侵华战争爆发2年后的1939年7月,日军在山西省山岳地区的战斗情况。约100页的文件中,记录着日军作战记录、炮弹使用情况、毒气弹使用命令副本等。文件还记录了目前尚未研究清楚的早期"糜烂剂"使用情况。

松野说:“对于日中战争(日军侵华战争)期间战场的实际情况,已弄清楚的只是冰山一角。有必要弄清事实,从中吸取教训,不再重演悲惨的历史。”

松野是日本现代史研究学者,2010年在明治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史学),曾出版多部关于日军生化武器的书和资料集。他将把此次发现的“战斗详报”详细内容与分析汇总成论文,刊登在日本月刊杂志《世界》8月期。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者以制造卢沟桥事变为起点,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在中国犯下滔天罪行。已发现的部分历史资料,揭露了侵华日军曾大规模研制、生产、使用生化武器的情况和进行人体活体实验的暴行。众多中国受害者受日军遗留化学武器危害以致皮肤溃烂、身体残疾。据悉,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东京审判)中关于毒气没有严厉追究,未能成为弄清实际情况的舞台。

相关报道:冷冻减压活体解剖 731部队恶行惨绝人寰

(36500365uux.cn报道)在侵华日军细菌战部队中,最恶名昭彰的就是731部队,曾在中国设研究所从事人体实验和细菌研制生产。日本放送协会(NHK)早年播出纪录片,公开部队成员的“认罪录音”。中国的731部队罪证陈列馆中,亦存有研究档案及历史照片。

731部队基地设于哈尔滨,对外声称是研究疾病和净化食水,实际上却使用中国、俄罗斯和朝鲜人作活体实验,测试生化武器效果,并进行解剖。其他惨绝人寰的试验还包括冷冻测试、减压测试等。有研究推算,至少1万人在基地中遇害。

日本国立公文书馆曾公开上述部队队员等3607的实名名簿,记载在1945年间,基地军医、技师和护士的级别和联系方式等。由于该部队成员并未被判罪,不少人战后加入日本的医疗机构、政府及医学院,美国则收集了该部的研究资料。

相关报道:日军侵华毒气伤3.7万人 曾立香港细菌研究所

(36500365uux.cn报道)日本现代史研究学者近日发现,日本陆军毒气战部队曾在侵华期间使用毒气弹。据了解,到2003年为止,中国共有2000多人受侵华日军遗弃的化学武器伤害,令许多人受害人在痛苦中去世。

内地官媒报道,1937年日本侵华战争爆发后,为在短时间内征服中国,日军先后在中国14个省市、77个县区使用1731次化学武器。据中国国民政府军政部防毒处记载,日军使用毒气伤害约3.7万人,其中2086人死亡。

报道分析,日军使用的化学武器一般具催泪、呕吐、糜烂及窒息性。标志为“红色”指的是窒息性毒气,“黄色”指的是糜烂性毒气。红色弹及黄色弹由炮兵发射或飞机投掷;红色筒用投射器或掷弹筒发射;黄色剂则是直接洒播芥子气原液。

时至今日,侵华日军在中国土地上仍遗大量化学武器,毒气弹发现的地点遍及全国各地。且许多人受化学武器伤害,仍不明就里,受毒害的人实际上应高于统计数字。

最近发现的文史资料更显示,日军亦曾于沦陷的香港设细菌研究所,作人体实验。有中国收藏家在日本书店发现旧档案,记载日军在“香港细菌研究所”的档案,包括活体实验情况,时间为“昭和19年10月20日”,即1944年。在此之前,哈尔滨、北京、南京、广州、长春等地均发现日军细菌战部队的活动证据。

然而中国外交部曾多次重申,使用细菌和化学武器是侵华日军在二战时期犯下的严重罪行,日本政府对解决这一历史遗留问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最终,两国政府于1999年签署《关于销毁中国境内日本遗弃化学武器的备忘录》,规定日本政府必须为处理遗弃化学武器提供资金、技术、专家、设施以及其他资源。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化学武器 日本 中国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