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对2016年研究结果进行复制的3项研究失败后 《科学》维持“编辑表达关切”立场

对2016年研究结果进行复制的3项研究失败后 《科学》维持“编辑表达关切”立场

对2016年研究结果进行复制的3项研究失败后 《科学》维持“编辑表达关切”立场(Credit: Public Domain)

(36500365uux.cn报道)据EurekAlert!:在今年3月对Siddappa N. Byrareddy等人在2016年于《科学》杂志上发表的一则研究发出“编辑表达关切”之后(该文标示,《科学》杂志了解到,该研究使用的病毒是一种可能会影响结果的变异病毒株),《科学》杂志如今对此研究发出官方“更正”——表示研究中所用的病毒并非野生型病毒。Byrareddy和同事的研究报告称,将针对整合素蛋白α4β7的抗体与抗逆转录病毒的标准治疗(ART)进行偶联可令非人灵长类动物体内的SIV病毒浓度维持在极低水平——其中包括在所有抗病毒制剂停用9个多月后。这一结果对公众健康具重要意义,它推动了在人体中进行临床试验(该试验使用的是一种类似的、得到FDA批准的抗体——维多珠单抗)以及3个复制结果的研究,旨在启动对该研究结果的证实并对该抗体作用的可能机制提供线索。

2019年3月之所以由《科学》对Byrareddy等人发表的文章发出“编辑表达关切(EEoC)”是因为《科学》了解到,该研究中所用的病毒在SIV nef基因中有一个终止密码子;文章作者Francois Villinger对存在该终止密码子是知情的——他有意选择了该株病毒,因为他相信,该病毒株会为HIV慢性感染提供一个更好的模型。然而,使用该病毒株的事实并未知会其他共同作者,也未在原稿中作明确说明。继EEoC在3月份标示出这一问题之后,《科学》如今对Byrareddy等人的结果进行更正,表明该文中所用的病毒并非野生型的SIVmac239,而是SIVmac239-nef-stop(使用后者会在动物体内导入病毒致病能力的变异)。

另外,试图复制Byrareddy研究的全部或部分结果的三个实验全盘尽墨;本期《科学》将发表这三篇报告。因此,《科学》对这项研究维持《编辑表达关切》立场,旨在提醒读者,目前的证据表明,2016年所报告的结果“是不健全的,因此不能为指导HIV治疗工作提供良好的依据。”两项试图复制结果的努力(即Di Mascio等人和Iwamoto等人的研究)使用了与Byrareddy等人所用相同的SIVmac239-nef-stop病毒,但却无法复制持续性低病毒载量的结果,后者表明:nef-STOP病毒并非2016年文中报道的抗体治疗具阳性效果的原因。第三项研究(即Abbink等人的研究)虽然使用了一个不同的SIV株,但它用了类似的抗体方法,结果也无法再现原先的结果。

《科学》杂志的立场并没有超越《编辑表达关切》,因为Byrareddy一文的作者、尝试复制研究结果的作者或《科学》杂志的编辑都无法解释2016年的研究与三个复制实验的结果为何存在差异。即使如此,支持这一理念是有科学依据的,即将α4 β7设为标靶或能对感染进程产生正面影响。

《科学-转化医学》的一份报告为使用维多利珠单抗(这是一种目前获得批准的用于治疗溃疡性结肠炎和克罗恩病的抗体)的一个1期临床试验提供了结果;报告显示,该抗体在19位HIV阳性患者中没有显示出持续的抗病毒作用;这些病人在第7次抗体输注后(第22周)停止接受ART。尽管该抗体治疗得到良好耐受且未显示严重的副作用,但结果表明,阻断α4β7可能不是控制HIV阳性患者体内病毒的有效治疗。因此,其结果支持上述3种复制研究的发现。在他们的研究中,Michael Sneller和同事在30周的过程中对19名HIV感染者进行了数次维多珠单抗抗体输注,并在第22周停止ART后每两周对血浆中的CD4 + T细胞计数和病毒载量进行检测。之所以停止ART是为了确定抗体本身是否能压低病毒载量。作者报告说,除一名受试者外,该治疗并未导致携带HIV DNA和RNA的CD4 + T细胞出现显着下降。

在相关的《编辑述评》中,《科学》主编Jeremy Berg强调了复制实验和比较结果“作为科学基石”的重要性。他进一步细述了Byrareddy等人在研究发表后所发生的事件。他还论述了科学界和出版界等推动和传达对重要结果进行复制所面临的挑战。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