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民间志愿组织深圳蓝天救援队队员命殒白马山 是否追封烈士称号引起巨大争议

民间志愿组织深圳蓝天救援队队员命殒白马山 是否追封烈士称号引起巨大争议

民间志愿组织深圳蓝天救援队队员命殒白马山 是否追封烈士称号引起巨大争议

民间志愿组织深圳蓝天救援队队员命殒白马山 是否追封烈士称号引起巨大争议

民间志愿组织深圳蓝天救援队队员命殒白马山 是否追封烈士称号引起巨大争议

(36500365uux.cn报道)据东网:民警、消防及军人因公殉职后,往往会被追封为“英雄烈士”;惟民间志愿组织深圳蓝天救援队35岁队员尹起贺与44岁许挺秀,上月底拯救24名被困驴友时不幸牺牲,事后是否应该追封为“烈士”,竟引起巨大争议;有人盛赞两人是“深圳英雄”,亦有人认为牺牲是不专业的结果。

事发于上月24日,24名驴友不顾台风“白鹿”即将登陆华南,按计划从深圳出发,前往海拔超过1200米的惠州白马山;惟途中一名驴友意外坠崖受伤,7名驴友先行撤出,16名驴友自愿留下待救;接获求救讯息后,4名深圳蓝天救援队队员立即出发,并在翌日凌晨1时许率先寻获被困驴友。救援队其后连夜冒雨转移伤者及被困人士,惟尹起贺与许挺秀未及撤离,被突然而至的山洪卷走牺牲。

蓝天救援队队员雨寒忆述,他们率先抵达现场后,便为伤者治疗,惟因天气恶劣、溪谷道路徒峭,加上雨后崖壁湿滑,他们只能在深圳公益救援队、惠州户外公益救援队及当地消防协助下,以游绳下降方式,逐一撤出被困驴友,而尹起贺、许挺秀自愿留在溪谷“断后”,教授驴友使用下降器。

最后撤离的驴友郑元琴忆述,17名驴友使用下降器慢慢下撤,足足花费了3个小时,而她因畏高一直不敢下降,幸得尹起贺好言安慰,但期间又因锁扣卡住被困半空,结果在低处接应的许挺秀立即爬上去,用身上的U形锁更换了她被卡住的锁扣,再贴身保护她下降。惟此时溪谷的洪水愈来愈急,在领队硬生生用扁带将郑拉上岸后,溪谷立即变成一道“白练”,尹许两人随即消失在山洪中。

许挺秀与尹起贺的遗体分别在上月26及27日被救援队寻获。事件引起舆论哄动,除了不少人痛骂驴友不顾台风上山外,亦有很多人呼吁追封许挺秀与尹起贺为烈士。意想不到的是,竟有不少网民反对,有人认为队员牺牲是未了解地形、忽略山洪等不专业因素所致,甚至传出有获救驴友质疑蓝天救援队未有立即带他们撤离,反而等待其他救援队增援,才是导致意外的主因;亦有不少网民认为“过于歌颂死者牺牲的纯粹,这是荒谬透顶的”。

面对这类质疑声,蓝天救援队队长傻旦认为不值一辩,直指很多网民没去过现场,“只是坐而论道”,认为现场情况复杂,只有在场队员才知道该如何去做。事后,蓝天救援队亦已向惠州市应急管理局提交资料,申报许挺秀、尹起贺二人为见义勇为和烈士;至上周三(11日),深圳龙岗区成立工作组,着手推动荣誉认定事宜。

相关报道:全队崩溃集体失眠 牺牲队员遗言:救一命即救世界

(36500365uux.cn报道)据东网:红十字会、圣约翰救伤队等名字港人绝不陌生,在内地,蓝天救援队同样是享负盛名。这支成立于2007年、在全国31省市自治区均获授权的民间公益救援组织,曾参与汶川地震、玉树地震等重大灾害的救援,即使一些驴友穿越无人区失联、山难被困等,亦可发现他们的身影。虽然队员大多是“业馀人士”,然而他们亦为救援队穷尽一生精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深圳蓝天救援队算是一支‘杂牌军’。”队长傻旦坦言,队员们来自各行各业,而此次牺牲的尹起贺和许挺秀,一个只是住在廉租房里的程序员,一个是负责高级服装品牌运营管理的深圳本地白领,两人均是单身独居。

其中尹起贺在亲友眼中,是一名平凡单纯的老实人;加入蓝天救援队短短6年,尹的志愿服务时间已超过1万小时,令他除了工作以及救援外,连拍拖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在整理遗物时,队员更发现尹在笔记本中留下一句︰“救人一命,即救全世界;在短暂的一生中,我能做什么,我为了什么,我做了什么,我应该做吗?那个蓝色的梦还在,我还是我……”

至于许挺秀在众人眼中,却是一名极讲究生活品质的人,甚至连队员ID名亦是“大小姐”。队员透露,许喜爱喝咖啡、看书,也爱潜水,作为服装品牌经理,几乎每个月都要出差1次,却从不耽误救援工作,各种救援技术亦是“一学就会”。在2017年加入蓝天救援队后,许便参与一线救援工作,曾参与惠东水灾救援,给同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她的手机留言录音︰“我不是上山就是下海了,有事留言。”

傻旦坦言,以往救援的时候,几乎连队员受伤的情况亦未发生,此次一下失去2名队员,令全队一片愁云惨雾,陷入集体失眠的状态,很多人情绪崩溃,每到半夜,总有队员在微信群中约喝酒,连戒了烟的他,亦忍不住抽了两根烟。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