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这种美丽的野生“黄腹蓝琉璃金刚鹦鹉”为何能在巴西这座城市繁衍茁壮?

一只雌黄腹蓝琉璃金刚鹦鹉停在大坎波(Campo Grande)市内的一棵棕榈树干上,树干里面是两只雏鸟的巢。 PHOTOGRAPH BY LUIS PALACI

一只雌黄腹蓝琉璃金刚鹦鹉停在大坎波(Campo Grande)市内的一棵棕榈树干上,树干里面是两只雏鸟的巢。 PHOTOGRAPH BY LUIS PALACIOS

(36500365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MIGUEL CONDE编译:曾柏谚):数十年前,黄腹蓝琉璃金刚鹦鹉(blue-and-gold macaw)为了躲避干旱与野火而落脚在大坎波──如今当地居民相当喜爱它们。

在巴西的大坎波(Campo Grande),鹦鹉生物学家拉里萨. 提诺寇(Larissa Tinoco)并没有将时间花在前往雨林最深处,而是在这座活力四射的巴西中西部城市中,全力应付尖峰时刻。

在今年6月的冬季里,她驱车沿着静谧而满是绿荫的郊区,驶过空旷的停车场、大菜园,随后进入繁忙的阿方索. 佩纳大道(Afonso Pena Avenue)。 她的路线如往常般地经过158个黄腹蓝琉璃金刚鹦鹉的巢穴,在这座马托格罗索州(Mato Grosso do Sul state)的偏远首都中,估计至少有700只黄腹蓝琉璃金刚鹦鹉栖息于此。

但今天,在她巡视路线上的巢穴却空空如也。 提诺寇在傍晚繁忙的交通中缓缓移动,这位参与城市鸟类计划(Urban Birds Project)的研究人员,突然大叫出声。

在我们前方,阳光洒在一只黄腹蓝琉璃金刚鹦鹉鲜艳多彩的胸膛、延伸的羽翼上。 那只鸟很快地飞出了我们的视线外,不一会儿,一声粗厉的啼叫提醒了我们,它就降落在附近树上。

数十只这种大型的鹦鹉,是在1999年为了逃离严重的干旱与大火而从附近的荒野──例如145公里外的潘塔纳尔大湿地,这座湿地有佛罗里达州那么大的草原与沼泽──首度来到这座城市。

「它们在这找到一个合适的环境,接着消息便扩散了出去。 」蓝紫金刚鹦鹉学会(Instituto Arara Azul)的创办人内伊娃. 盖吉斯(Neiva Guedes)说。 该学会的都市鸟类计划负责监看大坎波的金刚鹦鹉族群。

事实上,根据城市鸟类计划中提诺寇的研究,2018年金刚鹦鹉在大坎波的巢穴和交配数量都出现高峰,城市周围一共出生了184只黄腹蓝琉璃金刚鹦鹉雏鸟──比起去年的133只还要更多。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指出,这种色彩鲜艳的物种在整个南美洲都在减少,而很大一部分得归咎于森林砍伐。 尽管在过去20年,马托格罗索州的森林流失率已经趋缓,但根据联邦政府的数据,农业和畜牧业仍在成长,尽管是以缓慢的步伐。

未停歇的森林砍伐进一步迫使金刚鹦鹉离开自然栖地,即便城市并非理想地点,但可能也将成为它们仅存的栖所。 最近的观察显示,巴西整体的黄腹蓝琉璃金刚鹦鹉族群有所成长,或许是因为大坎波的鸟类分散到了其他地点。

「黄腹蓝琉璃金刚鹦鹉甚至被人目击重返之前消失的地方,像是圣保罗州和巴拉拿州,这可能是它们族群正在成长的迹象。 」盖吉斯说。

截至目前,这些鸟儿深得大坎波居民喜爱。 黄腹蓝琉璃金刚鹦鹉成为了城市的官方象征,出现在旅游纪念品、公共建筑彩绘和成为一座广场中的巨型雕塑;该广场被贴切地称为金刚鹦鹉广场(Macaws Square)。 2018年市议会通过了一项法律,禁止居民砍伐任何鹦鹉筑巢的树木。

盖吉斯希望这些鸟类可以在巴西激发大众关心保育议题。 我们必须「持续战斗,确保这些金刚鹦鹉成为代表真正承诺保护环境的旗帜」,她如此表示。

备受喜爱的鸟儿们

与大多数鹦鹉相同,黄腹蓝琉璃金刚鹦鹉喜欢在棕榈树的枯干中筑巢。 人口约88万5000的大坎波充满了外来的甘蓝椰子(Roystonea oleracea),这些棕榈植物可以长到将近40公尺,比原生的棕榈提供了更宽敞的筑巢空间。

大多数居民在年轻的鹦鹉第一次试飞失败后,会帮助它们回到巢穴;有些人甚至在鸟巢上打造木质屋顶,为它们遮风挡雨。

「我随时都在跟它们聊天。 」安娜. 保拉. 马克斯. 达席尔瓦(Ana Paula Marques da Silva)说。 这位餐厅老板的庭园里住着两窝鹦鹉。 「它们可准时的,就像英国人一样。 当它们下午来访时,我乐于招待它们并开个小玩笑:『噢! 要是你能再来喝个英式午茶就太好了! 』」

普遍来说,生活在大坎波还挺不错的。 这座城市几乎没有天敌,许多公园与绿地更长满了水果和坚果。

事实上,在大坎波的新生黄腹蓝琉璃金刚鹦鹉雏鸟存活率,要比野外来的高。 身兼潘塔纳尔洲地区发展大学(University for the Development of the State and Region of the Pantanal)教授的盖吉斯表示。

城市是避难所?

然而,这是一个不稳定的平衡。

金刚鹦鹉面临着城市危机,诸如被电线或通电围栏缠住,或者遭到车辆撞击。 根据盖吉斯所述,在2011年到2019年间,大坎波共计有38只黄腹蓝琉璃金刚鹦鹉死于触电,平均每年有4只。

盖吉斯说,虽然马托格罗索州走私活体与鸟蛋的案例看似减少,却依然是严重问题。 在过去四年,州政府就拦截到盗猎者从大坎波抓走的六只金刚鹦鹉雏鸟。

盖吉斯机构的工作,就是连手巴西当地警方及联邦机构,乃至邻近国家如玻利维亚、巴拉圭、阿根廷等,共同打击将鸟儿卖到美国、欧洲和亚州的盗猎者,在那些地方它们是相当受欢迎的宠物。

随着城市逐渐扩张,建筑物也逐渐占据空地、公园等棕榈树曾矗立之处。 州长雷纳度. 阿赞布贾(Reinaldo Azambuja)也提出一项充满争议的计划──将市央权力公园(Parque dos Poderes)的大部分地区,改建成停车场与政府建筑。 政府办公室则是拒绝响应这项消息。

这项提议并没有受到所有在地人的欢迎,好比身兼生物学家与生态旅游机构「玛美学会」(Mamede Institute)所有人的席摩尼. 玛美(Simone Mamede)。

这个公园是一个指定保护区,玛美说:「这对于我们维持这座城市拥有的生物多样性廊道相当重要,这里是塞拉多(cerrado)原生植被在大坎波境内最后剩下的几片区域之一。 」

她补充到:「这里不仅对金刚鹦鹉重要,对超过400种栖息于此的鸟类而言更是如此。 」

鹦鹉带来的惊喜

包含红绿金刚鹦鹉(Ara chloropterus)在内的金刚鹦鹉,最早从1999年就出现在这座城市。 这些鹦鹉大约在一年的头几个月涌入大坎波,并会在7月左右开始的繁殖季重返野外。

出现在城市的这两种鹦鹉,激发了盖吉斯在2011年创立了都市鸟类计划,而从此时开始的研究,也揭露了关于都市鹦鹉在行为与饮食方面的一些有趣现象。

举例来说,提诺寇观察到黄腹蓝琉璃金刚鹦鹉会和红绿金刚鹦鹉交配──这是从前在户外圈养时从未见过的现象;更令人惊讶的是,这样的杂交能生下有繁殖力的后代。

科学家也观察到,琉璃金刚鹦鹉的饮食包含了31种不同的水果和坚果,如芒果、番石榴、cajá(一种巴西的特色水果)、曲叶矛榈(Mauritia flexuosa)和格鲁椰子(Acrocomia aculeata)的果实等, 远比想象中来得多元。

城市之鸟

在权力公园的某个清早,我来了趟晨间单车之旅,希望能看到更多的鸟儿。 这个绿草蔓延、林荫扶疏的公园约有2.43平方公里大,周遭围绕着大道与公家建筑;巴西的野生动物如长鼻浣熊、水豚等,漫步在忙着通勤的上班族,或是享受着周末阳光的在地人之间。

我很快来到一个位于棕榈树上的巢下方,附近有些跑者与自行车手呼啸而过。 一对黄腹蓝琉璃金刚鹦鹉静静地停在树顶,一旁人们驻足并拍摄影片与相片。

在鸟巢对面卖着椰子水和巴西坚果的小贩多尼撒切. 阿尔维斯(Donisete Alves)若有所思地说:「我赌它们正瞧着这些拍照的人们,喃喃自语着『这些古怪的动物都是些啥啊』? 」阿尔维斯告诉我,就在两个礼拜前,才有人被逮到要从这个鸟巢偷蛋。

正当我们聊着天时,一辆大卡车轰鸣驶过,留下一道浓浓的黑烟。 那对金刚鹦鹉仍站在树头,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在云中看起来充满威严又脆弱。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