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世界各地民众都在寻找更环保的人生终点选择:火葬日益普遍

2013年8月18日,在印尼峇里島舉行的一場印度教傳統集體火化儀式中焚燒的棺材。PHOTOGRAPH BY PUTU SAYOGA, GETTY IMAGES

2013年8月18日,在印度尼西亚峇里岛举行的一场印度教传统集体火化仪式中焚烧的棺材。 PHOTOGRAPH BY PUTU SAYOGA, GETTY IMAGES

(36500365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BECKY LITTLE 编译:钟慧元):随着火葬日益普遍,世界各地的民众都在寻找更环保的人生终点选择。

根据美国国家礼仪师协会(National Funeral Directors Association)的数据,过去四年来,火葬已经超越土葬,成为美国最受欢迎的安葬选择。 同时,有多家公司不断想出各种可以用挚爱之人的骨灰做成的创意物品,像是压进黑胶唱片(vinyl record )、做成人工鱼礁,或是压制成钻石。

火化以及这些纪念死者的创意方式,通常都被营销包装成比防腐后再放进棺材土葬更环保的选择。 对环境的关心加上经济层面的考虑,可能也让其中的某些选项变得较受欢迎。

「对某些人[而言],我敢打赌这是部分原因。 」西雅图的大众纪念协会(People’s Memorial Association)执行长诺拉. 缅金(Nora Menkin)说,该协会协助大众选择安葬的形式。       

比起在尸体中注满甲醛后埋到水泥的上方,火葬确实比较不伤害环境,但还是需要考虑其对环境造成的影响。 火化需要许多燃料,每年会造成数百万公吨的二氧化碳排放──这个量已经多到让某些环保人士试着重新考虑这种做法。

举例来说,在美国火化平均「消耗的能源和排放量,相当于一辆普通汽车的两个油箱的汽油量,」缅金说:「所以,不是没什么喔。 」

比较环保的火葬堆

个别火葬仪式造成的特定影响,取决于火化的地点与形式。 在印度,印度教的悠久传统是将亲人放在露天柴堆上火化。 这种作法需要砍下几百万棵树,还会污染空气和河流,因为大部分的柴堆火葬都是在河流附近进行。       

自1992年以来,非营利机构「默希达绿色火化系统」(Mokshda Green Cremation System)一直在努力遏制这种污染,做法是提供较节省燃料的火化设备给小区。

在这样的设备构造中,「火葬堆」其实是一个以木柴加热的金属底盘。 比起传统火葬堆,这样的设置花的时间较短、需要的木材也较少。 而且也比较容易从一场火葬换成下一场,只要把装满灰烬的金属盘拆下,换成摆了另一具遗体的金属盘即可。

现在,印度有约50组这样的设备分布在九个一级行政区内。 默希达绿色火化系统的主任安舒尔. 加格(Anshul Garg)表示,一个金属火葬堆每天可以处理约45次火化,这个系统同时也可降低木材的用量,将传统火化所需要的400到500公斤木材,减少到100到150公斤。

「所以,这几乎是原本所需木材用量的四分之一都不到。 」加格说。

虽然这种非传统方式还是会碰到一些阻力,加格说,但比起在1990年代,现在大众对默希达系统已经比较能接受了。 根据这项计划的主管奇特拉. 克萨亚尼(Chitra Kesarwani)说,印度的默希达火葬场已经处理了超过15万场火化,拯救了超过48万棵树,让高达6公吨的灰烬不至于倾倒在河流中,释放出的温室气体排放也少了6万公吨。

此外,加格说,这项非营利计划也接到了来自非洲与亚洲其他国家的询问,想了解该如何让他们的火葬堆变得更环保。

相反的,在美国,所有火化都是在室内的火葬场进行。 这类火化方式的一大环保问题是需要的能源量,以及制造出来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因为区域环境法规的关系,美国大部分火葬场都有洗净或过滤系统,像是有善后处理室(after-chambers)可以烧掉并中和污染物,例如来自补牙填充物的汞排放等等。

「大部分过滤系统,都着重在降低金属与悬浮微粒和氧化亚氮(nitrous oxide)。 」马修斯环保公司(Matthews Environmental Solutions)的营销部经理保罗. 谢勒(Paul Seyler)说。 这家公司专门开发火化技术。

然而,这些过滤设备并不会中和火化遗体所产生的二氧化碳,包括把尸体加热到摄氏650度或以上所产生的气体副产物。 马修斯估计,每火化一具遗体,平均会产生242公斤的二氧化碳。 按照这个数字看来,谢勒估计美国的火葬事业每年大约会排放出36万公吨的二氧化碳。

回归大地

对那些并不想在死后还耗费这么多燃料,或排放这么多二氧化碳的美国人来说,碱性水解(alkaline hydrolysis)可能是比较吸引人的选择。 这种方式也可称为「水葬」(water cremation)或「水化」(aquamation),这种用水溶解遗体的方式目前至少在18个州是合法的。

碱性水解的「碳足迹大概是传统火葬的十分之一,」缅金说:「而且这种作法花的时间差不多,又不用加热到那么高温,主要是水在进行大部分工作。 」此外,遗体在这个过程中完全不会释放出任何气体。

就像火葬一样,经过碱性水解的遗体也会留下一些遗骸,可以让家人放在骨灰坛中或洒在特殊的地点,而在这个过程中制造出的许多泥状有机液体,则有非常实际的用途。

「有些机构会去取得这种液体,然后带去用于农地,那是非常棒的肥料。 」缅金说:「不过在大部分地方,这种液体就是直接排进市区的污水下水道。 而许多下水道系统其实很感谢这种东西,因为对废水水质有好处。 」

未来,我们可能会看到更多种不同的葬法。 今年,华盛顿州成为全美第一个让名为「天然有机还原」(natural organic reduction),或称为「重组」的遗体堆肥葬法合法化的州。 从2020年开始,这种葬法将会把遗体变成有用的土壤,供家人朋友使用,或捐赠给该州的普吉特湾地区。 而在全美各地,也可合法选择一种所谓的自然葬,让遗体在大地中分解,而不添加任何化学药剂、水泥或人造材料。

归根究柢,人类在做丧葬准备时必须思考许多因素,像是特定选项的价格、是否符合宗教与文化习俗、在特定地区是否做得到等等。 但随着处理生命终点的选择愈来愈多元,在尘归尘、土归土的同时兼顾环保,也更容易了一些。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环保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