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7000年前的瑞典狩猎采集“萨满”女子“复活”

研究人员利用骨骼遗骸和古代DNA来重建一名女性的墓葬,她在七千多年前居住在现在的瑞典南部。 PHOTOGRAPH BY GERT GERMERAAD, TREL

研究人员利用骨骼遗骸和古代DNA来重建一名女性的墓葬,她在七千多年前居住在现在的瑞典南部。 PHOTOGRAPH BY GERT GERMERAAD, TRELLEBORGS MUSEUM

考古学家判断她以垂直坐姿下葬。 腰带由鹿、野猪和驼鹿的牙齿组成,而披风则装饰着乌鸦、喜鹊、鸥、松鸦、鹅与鸭的羽毛。 PHOTOGRAPH BY GERT GER

考古学家判断她以垂直坐姿下葬。 腰带由鹿、野猪和驼鹿的牙齿组成,而披风则装饰着乌鸦、喜鹊、鸥、松鸦、鹅与鸭的羽毛。 PHOTOGRAPH BY GERT GERMERAAD, TRELLEBORGS MUSEUM

(36500365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KRISTIN ROMEY 编译:石颐珊):这名女性身披装饰品入葬于鹿角铺成的底床上,她曾是聚落里的特别人物──为什么呢?

对于发掘出遗骸的考古学家来说,她是第22号墓葬;对将展出她的博物馆员工来说,她的名称是「坐姿女子」(至少目前是这个名称,不过他们也乐意接受其他建议)。 至于对要重建她的真实身影、想象出她那锐利眼神的艺术家来说,她是一名「萨满」。

她的真名最后一次被呼唤,大约是在7000年前,位于现在瑞典南部的肥沃湿地与森林之中。 虽然那个名字已经被历史遗忘,但是由考古学家兼艺术家的奥斯卡. 尼尔森(Oscar Nilsson)领衔的团队,将她非凡的墓葬制成栩栩如生的重建塑像,成品自本月17日起于瑞典特雷堡博物馆(Trelleborg Museum)展出。

这名女性以挺直的盘腿坐姿,葬于鹿角铺成的底床上。 她腰间悬挂着由超过100颗动物牙齿装饰的腰带,一大片石板自她的颈部垂下。 而她的肩上披覆着由羽毛组成的短披风。

考古学家从骨骼判断她的身高约比150公分矮一些,过世时年龄介在30至40岁之间。 从同一片墓地出土的其他个体身上萃取出的DNA,证实了我们对于欧洲中石器时代居民的了解──他们的肤色深,瞳色浅。

农业时代的来临

拉斯. 拉尔森(Lars Larsson)回忆起1980年代早期在特雷堡附近的斯卡特尔摩(Skateholm)考古遗址发掘第22号墓葬的情景。 这座墓葬是斯卡特尔摩有纪录的八十多座墓葬之一,它们的年代介在大约公元前5500年至4600年之间,且包括了多种墓葬形式,其中包括成对入葬或以狗陪葬的亡者,还有单独的犬只与豪华的陪葬品一同入葬。 然而第22号墓葬是少数坐姿葬之一,而考古学家决定将它整块挖起,以便送至实验室进行进一步调查。

「这大概是我们在斯卡特尔摩发掘过最难挖的坟墓了。 」拉尔森说道,他是隆德大学(Lund University)的考古学退休荣誉教授。

除了斯卡特尔摩,考古学家对其他同在斯堪地那维亚半岛南面海岸线沿岸的中石器时代晚期墓葬遗址,也特别感兴趣,因为它们呈现了在新石器时代农人将农业带进欧洲大陆以后,仍持续兴旺近千年的狩猎采集人群样貌。

看来地理隔绝并非斯堪地那维亚半岛农业起步较晚的原因,拉尔森说道,他指出在斯卡特尔摩发现的陪葬品显示,当地与欧洲大陆的农耕人群有贸易往来。 相对地,狩猎采集是种选择。

「人们倾向认为狩猎采集人群不文明,」拉尔森说道:「但是如果他们靠狩猎、采集与捕鱼过得很好,何必要转向农耕呢? 」

不同世界间的桥梁

虽然研究人员仰赖人骨和DNA来制作这名女性的外貌重建模型,但是拉尔森不愿在想象这名女性的社会地位时,不去提到她的特殊性。

特雷堡博物馆的馆长英格拉. 雅各布布森(Ingela Jacobsson)表示同意。 「从她所有的陪葬品看来,她应该有某种特别的社会地位,但是除此之外我们无法做出任何判断。 」

即便如此,艺术家奥斯卡. 尼尔森还是只专注在他认为自己看见的部分。 「你可以用很多方式诠释这些证据,但是在我眼中她绝对是位萨满。 她入葬时坐在鹿角上。 这幅景象非常有冲击性,而且她显然是位非常重要且尊贵的人物。 」他说道。

尼尔森由一颗精确的原始颅骨3D复制品开始施展他的法医技术,透过扫描、打印,然后根据个体的祖源、性别与估计死亡年纪用双手塑形,以呈现出骨头的结构与组织。

至于身体部分,他找来一位身高与遗骸相似的旧识,并且根据他建立出盘腿坐姿。 尼尔森和他的同事艾莲. 库姆兰德(Eline Kumlander)与凯瑟琳. 亚伯拉罕森(Cathrine Abrahamson)先做出身体的石膏铸模,再灌入硅胶。 衣服与装饰品──包括以130颗兽齿组成的腰带──则由海伦娜. 杰朗(Helena Gjaerum)搜集当地素材并制作。

不过最引人注目的是这名女子坚定而充满张力的表情。

「我很少制作出拥有这么多特色的重建模型,」尼尔森说道:「不过她是个充满个性的人。 我们得出她是萨满的结论以后,要制作她的面部表情就简单多了。 他并没有动用太多面部肌肉,但是却感觉像正在传达些什么。 」

「她就像我们的世界与另一个世界之间的桥梁,」他补充:「她的脸部必须呈现出这一特点。 」

博物馆馆长雅各布布森说他第一次看到重建塑像的时候起了鸡皮疙瘩。 「她的眼神相当特殊;确实与众不同。 」

特雷堡博物馆的教育人员玛丽亚. 吉伯尔尼(Maria Jiborn)说他看着这位中石器时代女子的时候感到一股怪异的既视感。 「我记得我心想,嗯,我们以前见过吗? 彷佛从某种有趣的方面来说她很眼熟。 可能是和某个我不大熟的旧识长得像吧。 」

「我们都是走过时空的人类。 」他补充道。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瑞典 萨满
Baidu
搜狗